雲南起義六十周年紀念獻辭

並賀張鄉長蒓老九秩華誕

作者/簡爾康

武昌起義創立共和,與雲南起義再造共和都是國家最值得紀念的日子, 國父在民國五年十二月十三日,致電 總統黎元洪及國務院主張雲南起義日應同為國定紀念日電中說:「……溯自清帝退位,五族共和,國基已定,四萬萬人方想望太平,不圖秉權者野心未除,誕生帝孽,籌安稱制,民國幾亡。雖其義士人人奮起相爭,期以身殉,然首先宣告獨立,誓師申討者,實推滇省。遂使西南響應,舉國普從,以有今日。方之武昌首義,一則為民國開創之功,一則為民國中興之業,皆我五族人民人人所宜永留紀念者也。伏乞 總統國務院主持,將雲南起義日,定為國慶日外,更予唐督軍暨起事諸人以懋賞,以彰勛勞,昭示來茲。臨電與任盼禱。」雲南起義關係的重要,值得紀念,應當紀念,由此可以想見。

揆之實際,雲南起義值得紀念,應當紀念,由於它的影響,不僅是對內的,同時也是對外的,不僅是民主自由所必爭,而且也是國家命脈之所繫。對內對外的影響,我們可從 國父在民國四年發表的討袁宣言中推知,是項宣言,分析袁氏的罪惡說:「今袁背棄前盟,暴行帝制,解散自治會,而閭閻無安民矣,解散國會,而國家無正論矣。濫用公欵,謀殺人才,而陷國家於危險之地位矣。假名寃獄,而良懦多為無辜矣。有此四者,國無不亡,國亡則民奴……」,從其影響之大,可知雲南起義,是救國家,救民族之重大貢獻。

從時間的觀點來看,雲南起義的影響,不是一時的,而是永久的。一種制度,要想有益於國,有利於民,必須是一經建立之梭,能永久持續。若是旋建旋毀,縱是如何好的制度,也絕不會福國利民,反之還會徒滋紛擾,有害於國,有損於民。如何才能使好的制度持續?最簡捷的方式,就是將創始之舉,列為永久紀念,使後之人,知所警惕,知所奮勉。以雲南起義而論, 國父於民國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致電唐繼堯等賀雲南討袁紀念說:「……乙丙之變袁逆叛國,帝制自為,國人怵於淫威暴力,相顧屏息。時蓂師屏處南疆,不忍坐視共和淪胥,與諸君率先聲討,勞師數萬,轉戰於數千里間,斷脰糜踵,後先相繼,海內始群起應之,卒使逆袁窮蹙以死,餘逆解體,民國始克危而後定。追維匡復艱難,尤宜同申慶祝,今屆紀念之辰,又當民國飄搖之際,蓂帥及諸兄戮力戎行,感念前功,責彌艱鉅,所望力完靖國之業,成民國再造之功,俾此光輝赫奕之紀念日與民國永永無極。此則國人所昕,以禱者也。……」本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為雲南起義六十週年,而國際姑息逆流,汹湧未止,政府整軍經武積極準備反攻,正是我旅臺同鄉各於所在崗位發揮護國精神一致效忠政府,力謀衝破逆流光復大陸河山的重要關頭。

雲南起義,雖已為六十年前陣迹,吾人追隨政府播遷閒關萬里二十餘年,而同鄉前輩中,躬與護國之役者,尚有張蒓漚、李伯英諸前輩先生今仍健康如昔,為我滇南志士護國精神的典型。蒓老在雲南起義之時,任箇舊縣知事,袁氏鑒於滇黔分道分師,與北洋軍血戰川湘,袁命粵督龍濟光全力謀滇,龍子體乾,先自江外土司地糾眾內犯,蒓漚先生,既為縣長,首當其衝,親率軍警數百人,以禦萬餘之敵,力戰三日夜,彈盡援絕。突圍負傷,猶以殲敵計畫密函馳報唐公,果照其計分兵抄襲敵後,于以蕩平。滇局危而復安,前方得以穩定。大義凜然,當其突圍衝鋒而出之前,曾有詩寄其兄仲武為訣,其末段云:「……敵似排山來,我以獨木支。拼此文弱身,與之苦交綏。血戰三日夜,彈盡力亦疲。計惟突圍出,茍免非所期,冀能抄敵後,冒死殲其魁。倘竟先賊死,於義亦何辭。所恨寸草心,未能報母慈。仗兄善奉養,勿告亦無悲,但祝前軍勝,正氣扶綱維,民國以重光,共和萬古垂」。傷愈之後,又奉召入川,為四川督軍公署秘書長襄佐督軍羅公佩金,貢獻尤多。負有膽有識之譽。

今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為蒓漚鄉長九十華誕,與雲南起義紀念,相距時僅一星期,因合併將此壽國與壽人兩大喜事一次慶祝,期吾旅臺鄉親,藉此體認,國家中興,尚有待於吾人本雲南起義的護國精神努力奮鬥,護國英勇事蹟,雖已經歷六十年,仍有當年的英勇人物,作我們的榜樣!謹祝雲南起義精神,與日月同光。張鄉長蒓漚公,與華嵩並壽!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五期;民國6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