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 蔣總統遺訓光大生命意義

作者/申慶璧

總統 蔣公於民國二十四年五月間,至昆明巡視時,對昆明各界,曾有三次訓話。五月十二日的訓詞,題為「全滇民眾應負起復興民族之責」;五月十三日的訓話,題為「建設新雲南與復興民族」;五月十九日的訓話,題為「為學與做人與復興民族之要道」。在 蔣總統言論彙編中,僅選載了第三篇,這一篇講詞,是專對雲南省會的知識分子講的。

在這篇講演詞中,一開始就說:「此次本委員長到雲南,今天和我們昆明中等以上各學校教職員學生見面,有幾句要緊的話,可以貢獻於各位」。隨著又說:「在上星期 總理紀念週上,我已經講過:我們雲南的同胞,對於整個國家民族所負的特殊責任,和在整個國家民族中所居的特殊地位;就是說我們雲南要做復興民族的最重要且最堅實的基礎」。接著又告訴我們如何擔負責任的方法:「我們大家要擔當起復興民族的責任,這個責任異常重大,當然不是隨便可以擔負得起的,必須有特殊的學問,特殊的體魄,尤其是特殊的精神和道德,才可任重致遠,完成責任」。

基於上述愛護我們雲南青年的至意,可分別就宇宙、國家與社會各方面,指出我們應走的路程,「生活之目的,在增進全體人類之生活;生命之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屈指計算, 蔣公訓示吾滇青年的待間,現已整四十年,當時聽過他老人家訓示的人,多已近垂暮之年,但他的訓示,在目前看來,仍然是如此的重要。現在 蔣公巳與世長辭了,我們沒有達到他的期望,固然極為慚愧,但是,依然 蔣公的明示:「宇宙是無窮大的與無限長的時間之結構」;「國家和民族便是我們最實際最重要的大我」,只要「我」及時努力,猶未為晚。

從宇宙的觀點看,部分科學家,認為已到了「成長的極限」,從國家社會的觀點來看,赤色的波瀾,愈翻愈大,而姑息主義的逆流,復為之推波助瀾,使正義旗掩,暴行益張,國脈民命與世界的安危,均決定於吾人的能否肩負責任。本於孝為「繼志」「續事」之主義,肩負「創造宇宙繼起生命」之重責,應見義勇為,當仁不讓。

如何肩負此一重責?一方面是統一意志,集中力量,遵行國策,效法護國時期的先烈先賢,掀起再護國的運動,持續中華民國的國脈,復興中華文化。古人說:「野人山之得失,關乎雲南;雲南之得失,關乎天下」。以雲南人首為天下先的精神,配合雲南地縁政治的優越性,步伍李炳仁先生的精神,記取他失敗的教訓,即時努力,仍有可為。記得民國四十年,筆者參加革命實踐研究院第十四期受訓時,當時滇緬邊區游擊隊,朝氣勃勃,舉世刮目相看。曾蒙 蔣公召見,諄諄訓誨說:「你們要協助李彌成功,李彌成功,就是國家的成功」。我聽到後,雖曾將蔣公訓示的情形,告知當時李炳仁先生的辦事主任鄧希聃先生(山東國大代表,與我同期受訓),不過,不久,李炳仁先生就奉令撤退回臺,我又無力創造機會實踐 蔣公的訓示,至今引以為憾。我雖曾有好幾篇主張反攻雲南建立東亞反共堡壘的文章,但說一文不,不如行一尺。但願有生之年,仍能尊奉 蔣公的明示,追隨自雲南反攻的大軍,盡一己之力,並達到「歸馬華山」的心願!

在另一方面,就是要個人各在自己的崗位上負起「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明白點說:我們個人無論是治學,無論是治事,都要從「絕處逢生」的觀點著眼。把別人認為不可能的事,變為可能,把別人認為無望的事,變為有望。

吾人論事,常引古人所說:「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說是:「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只要肯努力,這是做到得到的。從我國的歷史上,固然有很多例子,就是從世界的歷史看,也不乏先例。

我中華文化,向來把「天」、「地」、「人」視為一體,然共產黨祇重視「人」與「物」,把歷史得以延續的文化精神棄之於外,這不獨造成我中華民族的危機,更是斷送了宇宙繼起的生命。我們這一代,能坐視這悲劇的發生嗎?我想,做為一個有血性的中國人,他會堅毅的站立起來的,那麼英勇、那麼光榮,他們會的──雲南青年們會站在時代的最前面,慰告 蔣公對他們的祈望,更要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的訓言下,竭盡忠誠。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五期;民國6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