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攻復國戰爭中西南遊擊戰之運用

作者/大戈

本文係作者未退役前在軍中所寫的一編論文,今已十餘年之隔,時過境遷,雖屬明日黃花,但對光復大陸之戰,仍有其參酌價值,謹錄呈獻於諸 長官鄉長之前,並用以唁我 李故總指揮炳仁公在天之靈!及證美之短視。


一、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

孫子曰:「三軍之眾,可使必受敵而無敗者,奇正是也。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故善出奇者,無窮如天地,大竭如江河,終而復始,日月是也;死而復生,四時是也。聲不過五,五聲之變,不可勝聽也。色不過五,五色之變,不可勝觀也。味不過五,五味之變,不可勝嘗也。戰勢不過奇正,奇正之變,不可勝窮也。奇正相生,如循環之端,孰能窮之?」以上所言「正」即正規戰,而遊擊戰亦即「奇」之一種。故正規戰與遊擊戰互相配合,深思密計,妙為運用,則可創造戰爭藝術而獲取勝利。 總統訓示:三分敵前,七分敵後;三分軍事,七分政治,亦即指明反攻復國之戰,須在敵後開拓遊擊戰鬥,以爭取組織策動民眾,瓦解匪偽政權。旴衡反攻復國之戰局,若以沿海之登陸戰為「正」,則必須以國境西南滇緬寮邊區崇山峻嶺之遊擊戰為「奇」,互為犄角,遙相呼應,迫使奸匪腹背受敵,方易促使暴政早日崩潰,惟滇緬邊區統帥遊擊部隊總指揮之派遣,必須就天時地利人和等因素詳加考慮,然後派有魄力,有統御才幹,有號召能力,而又能盡忠領袖,熱愛國家,公正廉明之將軍前往,然後佐之以優秀幕僚與政戰人員及先後撤台而又熟悉滇緬當地情況之優良幹部,方能收拾整頓該地殘局,發展壯大遊擊力量,重振四十一年度時期間震撼西南匪酋之聲威!

二、讓老百姓向我,靠我,助我!

緬甸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經我 領袖主持正義之援助下脫離英國而獲得獨立,其國旗亦係仿我青天白日滿地紅之國旗而製成,遠看全似中華民國國旗,近看纔能明「白日」位置係以五顆白色之五角星所組成。在緬甸獨立大典中升起的第一面國旗,保呈獻給中華民國,藉以表達感載我 總統援助該國獨立之德意,清光緒十七年以前,緬北撣邦──白夷族──係屬於中國之騰越道,在共匪未竊踞大陸以前,緬北撣邦之白夷族與雲南境內之白夷族婚嫁居住均尚自由往來,關係密切,無國界之分。自共匪暴力延伸到雲南邊境後,遂漸形成竹幕而控制了居民之自由行動,緬甸亦忘恩負義繼英國之後承認共匪政權,但緬北撣邦,由於我反共遊擊隊之公平買賣,軍紀良好,故與當地老百姓,相處均甚和偕;而老百姓亦樂於向我靠我,但對共匪及緬兵則均懷恐懼之心。故四十九年末匪緬聯合向我反共遊擊隊進攻時,許多白夷老百姓成村成寨,均自願放棄家園田地而携兒帶女追隨我反共遊擊隊撤退,雖經反覆勸慰,亦難制止,此種行動,感人殊深。緬甸華僑甚眾,自去歲緬甸政府聽信共匪之唆使,藉口商業國營後,凡經營商業之華僑,資本貨物,不論大小多寡,均被沒收變為赤貧,緣此華僑痛恨匪緬,萬眾一心,我若能乘此際派員爭取,分別組訓運用,當可形成西南地區之反共巨流,而有助於我反攻復國之前途也。

三、組織第一,情報為先!

組織就是要運用有系統之方法,把所有可用之力量編排配合起來,形成一個有機整體以從事同一目標之謂。遊擊隊顧名思義是遊動作戰部隊之組合,所以必須要有靈活之機動性,方適於擔任鑽隙踏虛,突擊奇襲之任務。為此組織必須嚴密,力量才能集中;指揮定要統一,命令方能貫澈。有了精密健全之組織,纔能發揮化整為零,化零為整,按時聚散,行動飄忽,出沒無定,使敵人難於捉摸,防不勝防之效果!其次是情報;遊擊隊情報不靈活,最易遭受敵人的突擊與奇襲。所以要戰勝敵人,也就是全靠情報來得及時準確與敵人茫無所知。故情報乃遊擊隊保護自己和殲滅敵人永久作戰的因素。若無情報或情報不正確及不迅速,不但不能戰勝敵人,且有遭遇覆滅的危險!情報來得及時準確,這完全要依靠戰地民眾。所以在遊擊地區,反共部隊及官兵之言行,均須注意!不要使人民生反感以爭取人民的向心,獲致人的信賴,得到人的助力。再在不妨礙人民的職業及生命安全的原則下,使人民樂為我擔任偵察;守望,及傳遞情報之任務,故敵尚在遙遠地方,而正確之敵情即已送到,狀況有利,即可集中兵力,主動襲擊敵人,只要出擊,必獲全勝;狀況不利,敵人尚未到達,已主動溜走,使敵人到處撲空。此種「用兵不如用民」導使人民自動投入戰爭的戰法,如能靈活運用,我擁有廣大民眾,敵人行動,在民眾十目所視之下即瞭如指掌,匪諜無法潛踪我軍之一切行動,在民眾掩護及情報封鎖下,使敵如聾似瞎,永陷五里霧中,如此即可壯大自己,削弱敵人!

四、謀定而後動,不打無準備,無把握之戰

游擊戰之基本原則,即毛匪所說:「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進」。再加「以大吃小」「揀弱的打」「打小戰,不打大戰」。「打殲滅戰」「不打無準備,無把握的戰」「分兵發動民眾,集中兵力作戰」「固定地區的堅持,用波浪式的推進。強敵跟進,用盤旋,打圈子」等巳將游擊戰術都包括在內,如能靈活運用,以匪之矛,攻匪之盾,已可進退自如,惟打游擊必須要爭取主動及行動自由,亦即「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走」但走不是逃跑,而是脫離被動,恢復主動。故一切的走,都是為了主動的打,所以必須謀定而後動。更要遵守戰爭的十大原則,如:①出擊之時,要選定目標,攻擊重點。②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走;切忌與敵形成膠著狀態,以爭取主動,保持彈性。③謀定而後動,在攻勢準備階段,須詳細衡量,不打無準備無把握之戰,凡事須作安全準備,以免遭受意外損失。④組織必須嚴密,職責要求分明,方能獲得化整為零,集零為整,準時聚散,完成本己任務的效果。⑤命令必須貫徹統一,彼此之間更要協調合作,以爭取勝利為目的。⑥集中節約,運用優勢兵力,速戰速決,以大吃小,達成孫子兵法所說:「決積水於千仞之谿,轉圓石於千仞之山」的形勢,以達殲滅敵人之目的。⑦現代戰爭,講求的是機動與速度,游擊戰是走著打的戰,因此官兵對於山與走路之體力鍛鍊,其機動能力與行軍速度,必須保持超過敵人,方能獵取奔襲與奇襲之戰果。⑧出其不意,攻其無備,是打游擊奇襲與欺敵之原則,故宜講求靈活運用,以形成迫使敵人處處防守,處處空虛,處處挨打,防不勝防的劣勢。⑨安全與情報,情報是遊擊隊保護自己安全與殲滅敵人的永久性的作戰因素,故需特別重視講求之。⑩士氣與紀律是互為因果的。如果游擊隊紀律良好,則可得到老百姓之援助以獵取勝利而振奮士氣。以上游擊戰之基本原則及國軍戰爭十大原則,游擊幹部若能精研熟究,靈活運用。以此用戰,可保戰無不勝。

五、襲擊敵人,尋求補給

游擊隊如要獲得好的裝備,除由自己大後方補給之外;主要是要向敵人去繳獲,不能完全仰賴和等待由後方送來補充。故游擊戰應是每戰必有所繳獲,如消耗多而繳獲少,在表面上是打勝戰,而實際上確是敗戰。繳獲敵人裝備最好的辦法,就是採用伏擊戰,不但我軍消耗而繳獲多,且在敵人尚未來得及使用武器之前,就解決戰鬥,則所繳獲的裝備不但完整,彈藥更是非常的充足。所以繳獲敵人來補充裝備自己,這幾乎是已成游擊隊補充裝備的原則。因為使用敵人的武器,其彈藥最易向敵人求補充,絕不會有運給中斷的情形發生;並且是有敵人的地方,就不愁沒有繳獲。惟游擊隊的紀律,一切繳獲要歸公,不過游擊隊的裝備,有一條重要的原則,那就是要把武器一定要掌握在積極反共的人員手裡,並以不丟掉鎗枝為原則,去決定對民眾的武裝,惟畏首畏尾的害怕,把武器始終抱在自己的懷裡不放,不敢去武裝民眾,那是不行的,那是蔽塞了自己游擊隊發展壯大之道路的錯誤行為!但武裝民眾,需要事先有週密的調查,和隨時注意清除偽裝份子,而以膽大心細的作風,放手去武裝誘導訓練民眾,襲擊敵人,尋求補給,充實壯大自己。

六、發展,壯大!利刃插進敵人的要害

緬甸的撣邦在清朝的時候本來是屬於中國的地方,光緒十七年前南撣邦的首府景棟設有宣撫司,在猛撒、猛毛、猛坎、猛養、邦央……等地設有千總,把總。撣人的國防可以說完全是由中國軍隊擔任,以保護撣邦人民安居樂業,故撣族對中國關係是最密切的,後雖由清廷將一部份土地劃割給英國作阻止英人進入西藏的交換條件,但是直到現下,那裡撣族對反共遊擊隊的官兵仍然是和善親切尤如一家人。他們稱遊擊隊的中國軍人為「大漢」這是表示我們的軍人是代表漢家聲威,值得他們親切崇敬。稱軍官為「詔龍。」到雲南叫「回內地」。白夷姑娘惟一的願望是得嫁漢家郎。他們看不起緬甸人,他們叫緬甸人做「老緬」。自共匪統治的魔掌伸到雲南後。雲南境內迤西地區遭共匪暴政迫害的白夷族民眾,經反共遊擊隊總指輝柳元麟將軍親自帥領於四十七年秋季由滇緬寮接壤處突擊成功後,隨反共軍湧入緬境者約五千餘人,嗣經遊擊部隊及救濟總署輔導救濟後,很迅速就分向其同族間就業安居。而共匪在大陸魔鬼式的殘酷暴行,經脫離匪區的民眾傳播後,很快就映入緬境奉信佛教,喜愛慈悲的撣族心裡,勝過我們千言萬語的宣傳。所以那裡的入對共匪也是憎恨的。中緬撣族散佈地區的政治歷來均是世襲的「土司」制,根深蒂固,不易更改,緬甸承認共匪,是欲討好共匪,免受鯨吞之險!匪亦欲藉緬甸作南侵澳洲非洲之出入捷徑,亦樂與緬甸虛與委蛇,實則極積訓練樂相兵團,陸續對緬作全面性之淋透,待時機成熟,期欲兵不血刃,一舉而囊括緬甸!緬人憒憒,尚自以為得計。自共匪紅衛兵在緬甸僑校倡亂後,緬人似已覺悟;但身為緬人之聯合國秘書長宇譚,現仍藉其地位,為匪張目,殊堪浩嘆!滇緬泰寮邊區反共遊擊隊之發展壯大,就好像一把利刃插入匪的要害上,它的政治價值高於軍事價值,對匪的精神上可以說是一個最大的威脅,故匪必欲千方百計去之而後快,因此遂與緬甸狼狽為奸:一方面向美施壓力,迫促遊擊隊撤回臺灣,一方面蠱惑緬甸取消緬境撣族「土司」制,並沒收旅緬華僑的商業貨物與資金,陷華僑於清家蕩產的厄運中,現緬甸撣族土司紛組遊擊隊四出向緬軍襲擊,華僑亦被迫而挺身走險,這已成為很明顯的事賓。

七、配合正規戰,完成反攻復國的任務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榮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滇緬邊區的反共遊擊隊是不會被匪緬狼狽為奸的陰謀所能壓迫完罄的,求生存是人類自然的本能,壓迫力益大,反抗力益強!這是定律。雲南境內的中國人要逃出魔掌,收復家園;緬境撣邦人要防禦魔掌,保衛家園。要撣邦的反共遊擊隊絕跡,除非是滇緬都無共可反的時侯。反共復國的戰爭是充滿了群眾性,有了群眾,兵少也可以戰勝匪軍;沒有群眾,兵多也不能戰勝匪軍。由此更可以說明遊擊戰在反攻復國戰爭中之地位。如以純軍事觀點來看,它是站在輔助的地位,正規戰纔是解決戰爭決定命運的;但如從反攻復國戰爭的本質來看,是充滿了群眾性,只有使全國的國民自動的走向戰爭,這纔是決定戰爭的一切!因此遊擊戰又站到主要地位。遊擊戰本來就是導引全國國民自動走向戰爭的一種戰爭,戰爭成為全國國民共同之事業,全國國民對國事及戰爭自然就會切實關心,則遊擊戰更將如火如荼的蔓延,展開滇緬邊區,國境線遼闊,崇山峻嶺,森林濃密,平原白夷地區,糧食充裕,補給較易,進攻退守,均可自主,實為發展遊擊之良好基地。值此東南亞烽連天之際,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我政府應宜把握時機,迅派能幹大員即赴滇緬邊區整訓遊擊部隊,以資爭取反共群眾,企使團結統一,發展壯大,由雲貴西藏康川,蔓延而遍全國,以配合正規戰,完成反攻復國的任務。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五期;民國6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