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清泉滇西參戰紀

作者/邱子靜

兵要地理

滇西地勢高亢,多崇山峻嶺,大河縱流其間,鑿為深塹。龍陵為一盆地,幅員十餘里,四圍高山綿亘,林木叢生。芒市為一小平原,有河橫貫其中,土地肥沃,森林茂密。遮放地形,略似芒市,惟森林更密。畹町位於迴龍山西南麓,瑞麓江出其旁,滇緬公路由此入緬境。東南北多石質大山,標高均在二千公尺以上,且多深谷,林木蔽天,形勢天險,誠西南邊防要地也。

滇西氣候,與內陸迥異,全年分旱雨兩季,自五月下旬至十月底為雨季,餘為旱季,雨季霪雨連綿,潮濕極重,易染瘴瘧霍亂等症,且山道濘泥,溪流縱橫,部隊運動,殊多困難。旱季天氣晴和,入夜涼爽如秋。五月中旬,氣溫最高,常在華氏百度以上,當雨旱兩季交替之際,氣候變動甚烈,驟熱乍寒,最易染病,足以影響部隊之戰鬥力。

龍陵附近,居民多係漢胞,因受戰事影響,田園荒蕪,十室九空。芒市平原,多為擺夷,除少數為敵利用外,餘均純樸良民,對國軍多表好感。土司則具國家觀念,協助國軍不遺餘力。畹町附近,主要為山頭族,少數漢胞雜居其間,因言語隔陔,生活習慣不同,不無仇視心理,經到達國軍努力宣傳,多數均受感化。 

戰前態勢

民國三十二年冬,我駐印軍開始反攻緬北日寇,至三十三年夏,相繼克復新平洋,于邦、猛關、加邁、孟拱等要地,八月三日攻克密支那。

我統帥部為配合駐印軍攻勢,及打通中印公路起見,乃令滇西遠征軍,策應駐印軍緬北之反攻,於五月十日強渡怒江。當面之敵,為敵第五十六師團之主力,及第五十三師團之一部。國軍方面,以第二十集團軍所轄第五十三軍,第五十四軍及預備第二師為右翼軍,以攻取騰衝為目標;以第十一集團軍所轄第六軍,第七十一軍,第二軍為左翼軍,攻擊目標指向龍陵芒市。三十三年五六月間與敵鏖戰於龍陵,松山、象達、平戞之線,旋以氣候異常惡劣,曾一度停止攻擊。

三十三年八月,敵增兵龍陵,意圖固守,我最高統帥乃令第五軍派第二百師前往滇西參戰。第五軍在雲南昆明整訓已久,士鮑馬騰,正待機殺敵。清泉於奉命之後,至感興奮,當以電話召二百師高師長吉人前來北校場軍司令部,面授機宜,並說:「這一戰把滇緬路打通,將有利於整個戰局,而我們第五軍也可以揚威國際了」。

第二百師為第五軍之基幹部隊,師長高吉人少將,勇猛善戰,在桂南峴崙關之役,及緬甸同古棠吉諸役,曾立下不少戰功。所屬三個團,第五九八團團長為葉敬上校,五九九團郭琦上校,六○○團董翰上校。全師官兵共約一萬二千員名,武器為美式裝備,當面之敵。為敵第五十六師團第一一三,第一四六,第一四八聯隊及敵第十八師團第一一四,第五五聯隊,以及其他各兵種部隊。國軍所面對之敵約三萬餘人。 

作戰經過

三十三年八月三十一日,二百師五九九團開始車運前線,五九八團,六○○團之運送,經清泉與在昆明代表史迪威將軍之代理參謀長密竇頓上校(Col.Middleton)接洽後,用飛機空運至保山,再由保山車運前線。九月六日五九九團到達黃草壩第十一集團軍總司令部,當日高師長向宋希濂請示機宜,奉命於七日增援最吃緊地區。關於進攻龍陵之先期作戰經過,清泉於九月廿九日會在昆明對第五軍連長以上官佐作如下講解:

本軍兩百師五九九團先頭到達,恰當我軍攻下騰衝和松山之前,正是敵第五十六師團新從奉天增調了大批補充兵開始大舉攻擊的時候。九月七日五九九團到達前線以後,正是敵人攻擊我軍右翼廟房坡最緊的時候。於是總司令就把該團用到右翼,歸新二十八師指揮。該師師長以為二百師是很能打的,於是又把該團用到第一線,殊不知該團初到,敵情未明,地勢不熟,當夜遭敵三百餘人之猛烈攻擊,竟受很慘的犧牲。王奠臣營長及朱銀法營長即於是晚陣亡。敵人於八日向我軍右翼要點五四一二高地攻擊,宋總司令又將五九九團加上去,該團於下午六時到達,八時居然奉命開始攻擊,不明瞭敵情,又來不及偵察地形,所以又遭失敗。

但以後宋總司令說我們確賓挽救了他的危局。

本人是十日到達前線的。一到之後,我便到孟連坡高地看一看態勢,同時檢討為什麼會遭到如此的失敗。當時我發現了失敗的原因不外:一、陸空不能協同。我們的空軍佔絕對的優勢,我們為什麼不好好的利用空軍呢?二、砲兵的火力不能集中,無統一的指揮與良好的組織。其次通訊的組織也差。針對著這些缺點,我便設法加以補救。所以十一日六○○團到達以後,十三日我便重新佈署,改變佈署的方式,將砲兵調上來,成為包圍敵人的態勢,與空軍也連絡好。因此在十六、十七日兩天,我轟炸伏龍寺,紅土坡,西山坡等敵陣地,目標都非常準確。這裡我要告訴大家,戰鬥與用兵是兩樣事情,如果只教戰鬥,態勢不好,有些時往往白打;反之,態勢固好,戰鬥不得力,卻又非失敗不可的。

重新佈署以後,十四、十五兩天我們到處搜索。十五日五九八團也上來,作為預備隊。本來預定十五日攻擊的,因為天雨飛機未到的關係遲緩了。但董團長的企圖很旺盛,他沒有使我知道,用十八個人分為六組去攻擊,專用砲火協力,摧毀了敵陣,結果獲得了極好的戰果。我們只傷亡了五六個人,卻佔領了三個高地。從這天起我們便有了一個很好的經驗。我們攻擊敵人的方法是先用砲兵射擊,再用八二迫擊砲打,再用六○迫擊砲打,再用槍榴彈,最後手榴彈,步兵跟著砲火五十公尺而前進。砲兵每射擊五十發休息三分鐘,這樣,我們以火力壓制敵人,雖然少數人攻擊,也能收到大效。自十五日以後,我們的火力又重新配備,分為右翼、左翼、中央三集團,與步兵切實連絡,只要一發現敵人就射擊,步兵跟著砲兵前進。但信號槍絕對不能使用,因為你打信號槍,敵人也打信號槍,以致分不清目標,最好的方法是低的地方插旗子,高的地方打黃燐彈。

各方面準備就緒以後,十六日我們便大舉攻擊。這天天氣很好,飛機也來協同作戰,所以我們收到了很大的成功。同時友軍第三十六師由騰衝增援(騰衝於十四日克服),予敵人威脅很大。我們把敵聯隊主力擊破敗退。我們二百師十六日到達龍陵北門最重要的據點五四一二,及五三一○,十七日到達大腦子,並攻略龍陵老城及文筆坡。因為長官關心我們過於疲勞,所以命令我們鞏固陣地,暫停攻擊。但我們的砲兵於二十四日仍向白雲山之敵射擊。我們以「地方要打下,兵力不犧牲」的原則,用少數兵力繼續攻擊,所以白雲山也攻下了。現我們準備向╳╳前進,這樣,把滇緬公路截斷以後,全部的敵人就成為甕中之鱉了。

以上是我們這次戰鬥經過的情形。從這次戰鬥中我們得了不少寶貴的教訓,其間也有很多缺點,是我們應該加以補救和改正的。

(一)搜索不得力。一、不能搜索敵人兵力、兵種及工事位置,只能搜索某方面有敵人。二、報告太遲。三、搜索而不戰鬥,殊不知搜索固避免正面戰鬥,但為搜索而戰鬥,亦應不惜犧牲。例如逢到敵人的搜索部隊,那就要打他,驅逐他,這叫做反搜索。又如逢到敵人的步哨,警戒兵等,自必須予以攻擊,以便進一步偵察敵入的陣地,這叫做威力搜索。

(二)通訊不健全。通訊連有線電不能隨指揮所前進,即總機不能交互前進,以致架線太長,講話不清。二、缺乏絡盤,架線太慢。三、無線電沒有訓練,既缺乏器材,又缺乏使用的技術人員,若有大規模運動戰是非常危險的。

(三)五九九團團長太老實,遇到獨立作戰,即無策應付。如第一次之攻擊,應提出建議,只要有合理的要求,指揮官沒有不採納的。至於該團火力配備也差。

(四)因為我們制砲制空的關係,大家都很隨便,表示大膽,殊不知步兵操典告訴我們要隨時隨地利用地形地物,隱蔽身體。我們的目標萬不可暴露。

(五)用飛機轟炸,大砲射擊,這都是遠距離的火力,但遇到敵人堅固的工事,我們打近戰,還缺少近戰的火器,如火箭筒、火焰槍,戰防槍及平射砲等。

最後,我還要告訴大家的,是在前線作戰因給養補給的困難,設備的欠缺,正如克勞塞維茨所說戰爭對軍人的要求『忍耐非常的痛苦,要有繼續不斷的勇氣』。所以我希望大家今後上戰場,要有這樣的精神,去擔負重大的使命,一定是可以成功的。

此處所述國軍之缺點,彼於返昆明前,曾指示高師長注意改正。在昆半月,向盟軍十四航空隊隊長陳納德將軍洽派空軍助戰,陳首肯,答云:「本隊必以全力支援,叫貴軍打個痛快」。當即電令駐保山之布萊特魏塞爾上校(Col.Bright Weiser),及駐雲南驛之肯納德上校(Col·Kennedy)協同二百師作戰。他又洽砲兵指揮官邵百昌少將增派砲兵,亦獲允照辦。並增派軍部直屬工兵營、砲兵營、通訊營、戰車防禦砲營參加作戰,於是二百師戰力大增。

十月十五日再飛前線,參加總司令部作戰會議後,十六日到達二百師指揮所面授攻擊命令,定於十九日開始攻擊。高師長遵照指示,派隊向非吹坡,老龍潭,一把傘、石老虎、老糧臺,籬笆坡等地搜索。該地區左右遼濶,縱深遠大,且偵知敵陣多為核心式工事,火網組織極為嚴密。乃細密佈署,於十九日拂曉以六○○團主力攻擊籬笆坡正面,以一營迂迴敵之側背,激戰一日,即克籬笆坡諸峰,續以五九九團主力向一把傘,龍潭迂迴,以六○○團進擊老糧臺,激戰旬日,五九九團十一月一日攻克龍潭,二日進佔石老虎,六○○團於十一月二日攻克老糧臺。至此滇緬公路被我截斷,敵見歸路斷遠,乃狼狽向西敗逃,友軍於十一月三日進佔龍陵。

龍陵克服之後,清泉偕同高師長巡視敵人工事,敵在城內利用家屋圍牆,及交通巷路構築各種工事,在伏龍寺有半永久性工事,張金山山頂築核心堡壘,山腹腰部有環形堡壘,山麓亦依地形構築堡壘,各堡壘間交通壕縱橫連繫,火網編成極為嚴密,城郊長嶺關,西山坡,紅土坡,皆築堡壘工事,其陣地多設於反斜面或山頂,每一據點均有核心式堡壘掩體一座或二座,以交通溝連繫之,並圍以外壕,清泉命幕僚一一查視記錄,以供研究對策之參考。旋即先行返昆。

十一月六日,清泉主持軍部 國父紀念週會,報告龍陵攻克的經驗:

本入離開軍部三個星期,這次同來看到各官佐和幹訓班的同學身體都很好,非常高與。這次龍陵攻克了,今天我把攻克龍陵的經驗告訴大家:

一、火力重於兵力。現代的戰鬥是火力重於兵力的。例如這次攻龍陵,我們有四十八門大砲,射擊了四萬多發砲彈,這是抗戰以來所沒有的。我們攻擊的方法是先用飛機轟炸,再用大砲射擊,再用八二、六○迫擊砲與機關槍掩護步兵前進。據本人的觀感,他們最怕我們的大砲連續射擊。這次我們根本不感覺得彈藥缺乏,也沒有講過要節省彈藥。歐洲人講:「節省彈藥,等於犧牲血肉」,所以現代的戰鬥無論攻防,火力總是第一。如果火力強大,一連人擔任一千公尺的陣地是毫無問題的。不僅非常堅固,而且縱深可以配備得很大。

二、搜索重於戰鬥。搜索這一個課目非常重要,搜索分戰鬥搜索和威力搜索,威力搜索也可以說是戰鬥。二百師這次的攻擊敵人,頭兩天都是用威力搜索,以後才實行攻擊。我們知道火力固然重於兵力,但是發揚火力,一定要搜索得確實。我們必須先把敵人的砲兵陣地,機槍陣地……橫廣縱深等搜索準確,然後才可分配各種槍砲火力,以充分壓倒敵人。

三、補給重於作戰。補給是戰鬥力量的源泉,如果彈送不上,用什麼力量去打呢?如果米鹽送不上,餓著肚子還能作戰嗎?因此軍師部裡的軍需處,團部裡的團附及軍需,營部裡的營附及副官,以及連上的特務長,在作戰時應該特別注意部隊的補給,過去二百師的輸送力不够,他們就把第二線的預備部隊抽下來到後方去運東西,我覺得這也是補救輸送力不足的方法之一。同時在第一線的官兵應該尊重後方勤務人員,這次二百師對這點未注意到。

以上是攻克龍陵後我所得的經驗。現在龍陵是完全攻克了。我軍繼續前進包圍芒市。緬甸的新一軍也正向八莫方面進攻,滇緬路到處在動工,預計在明年一月可以通車,以後盟友對於我們的接濟將因此而加多,我們的戰鬥力量也會因此而增強。加以美國這次在太平洋上進攻菲島的順利,這都說明敵人將無法逃脫其敗亡的命運。我相信在一年之內,我們的抗戰可以完全勝利。

但我們萬不能因此而自驕自滿,我們要特加惕勵。就目前講,我們打通了滇緬路以後,還要出長江,渡黃河,上前去打北方以至東三省的敵人。就將來講,我們要求國家真正的統一,凡是違抗政府,阻礙本黨主義實行有損國家民族利益的份子,我們要一律予以肅情,以期建立三民主義的新中國。

滇西前線,二百師高師長十一月九日奉命向芒市迂迴,進至大滾塘後,利用山谷,啣枚疾走,至芒市西北地區。五九九團於十二日攻克地母寺,十五日進佔青樹坪,我軍乘勝直追,於十一月二十日克芒市。繼續向遮放作左翼大迂迴,廿六日全師到達螞蝗山,一鼓作氣,將敵擊退,廿八日敵全力反撲,與我短兵相接,反覆衝殺,陣地兀然未動。十二月一日六○○團進佔遮放城。當日五九九團直追至蠻冒(在遮放西南十華里)。

畹町為滇緬路國境上之重鎮。該地東北大黑山、象鼻山、泠山、大吉山、迴龍山均為石質大山,尤以迴龍山為最險。敵在數月前即利用山頭石壁縫隙構築極堅固之工事,居高臨下,以制我砲火。

十二月四日,二百師續向上寨推進,陸續攻佔雙坡、拉隆、邦打等地。十二月二十八日攻佔拱撒,河邊寨等地。廿八日重要據點迴龍山,我以步兵奇襲,敵憑其堅困陣地。堅守不退,我軍勇衝鋒,前仆後繼,激戰一旬,卒於三十四年一月十五日將迴龍山大吉山攻克。畹町北面之象鼻山、腰子山、冷山、友軍久攻未克,經二百師北上助攻,相繼克服。友軍第二軍於一月二十日進佔畹町。至此西南國門以內無復冠軍。戰事告一段落後,高師長對軍部作戰報告中有曰:「畹町迴龍山大吉山之後,為吉人從戎以來,最難苦最激烈之戰鬥」。清泉當即致電獎勉,並為轉報層峰備案。第五雙軍團軍杜總司令亦報升高師長為第五軍少將副軍長。

芒友勝利會師

緬北方面,我駐印軍於三十三年十月十五日由密支那繼續向南進攻,十二月十五克八莫,三十四年一月十五日攻克中緬邊界南邊之芒友。一月二十七日我滇西緬北南路大軍在芒友勝利會師。至此全長一五六六公里之中印公路完全打通,第一批於一月十二日從印度雷多出發之中國車隊,亦於二十八日進入國境。同時另一偉大工程之中印油管,全長一八五○英里,亦開始通油。我國抗戰末期所需之作戰物資,由此源源輸入。是故滇西作戰之勝利,實為我國反攻勝利之先聲。

政府論功行賞,頒授邱軍長三等寶鼎勛章。美國政府亦以邱將軍在中印緬戰區與日寇作戰卓著勛績,頒贈銅綜自由獎章。 

滇西參戰插曲

清泉首度前往龍陵前線,於視察地形,審度敵我作戰態勢後,在中美作戰會議中,曾建議「火燒背陰山,水淹龍陵城」。以減少我方兵員消耗,惟需汽油十萬加侖,開山機二十部。請在座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威將軍空運補給,史未之允。清泉當場指陳盟國重歐輕亞政策之不當,史大不悅。

第二次重上前線時清泉故將此「火燒背陰山,水淹龍陵城」作戰計劃,由反間謀透露給寇軍,寇軍大起恐慌,兩週後國軍卒攻克龍陵城,論者謂此反間之計,與有力矣。

參戰之初,清泉在昆明接高師長電告,謂該師五九九團因宋總司令將兵力分散使用,一夜之間,喪失二營。清泉當語之曰:「我們是為國家打仗,該說的話要說」。並即趕飛前線,視察敵我態勢後,與高師長同浴於黃草壩一溫泉中。清泉謂彼在宋總司令前將堅持兵力不分割使用,囑高師長對此不妨以去就力爭。後宋總司令卒允其所請,惟調整佈署,由二百師接任預二師防地。

清泉精神旺盛,企圖心切,建議中頗有不為宋所喜者。旋且聞謠謂彼將接替宋職。清泉乃於龍陵攻克後即行返昆。途過保山大理,見風光雖好,而民生凋蔽,自身復遭人疑忌,不禁感慨系之。賦詩二首,以抒鬱抑,詩曰:

 

滇南有感

萬里雲山北望頻,南天立馬一勞人,

邑多衰落傷農圃,路有饑寒恥重臣。

生意哀憐驅贏馬,道心消逝伴朱輪。

烟村殘對夕陽處,枉自風光畫樣新。

孤臣

安論經緯起斯民,終為浮雲蔽日頻。

獨仰雲山遙萬里,常揮涕淚泣孤臣。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五期;民國6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