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保太監鄭和與航海家享利

作者/王季高

在多年前,已故好友李忍濤兄在美國維吉尼亞畢業後,前往西特德軍校(The Citadel 即南卡羅來納州軍校)拜會該校校長龐德上校。後者邀請他參觀其搜集的古董。李兄一邊看,一邊說:這不能算是古董。龐德聽到很有些不高與。他停一會後,反問李兄:這該有多長的歷史?李兄隨口說:大概一百年最多兩百年吧!龐德頓時喜笑顏開,認為他的那些「古董」真是稀有的寶貝,滿意之至。

孔子刪書,斷自唐虞。漢太史公司馬達卻為中國的信史,上溯到軒轅黃帝。據一般人佔計,中國的歷史,從黃帝時起,已有四千六百多年。哥侖布發現美洲,是在西曆紀元一四九二年。美洲新大陸的歷史論長度,祇及中國歷史的十分之一。因為文化背景的不同,中美兩國的人士隨便的談話,也難怪會發生很大的差別,這真可算不可同日而語了。

中國最了不起的航海家,是明成祖時期的三保太監鄭和。他第一次「下西洋」是在西曆一四○五年。這個時候最早提倡藉海路以達到印度和中國的葡萄牙王子,混名叫「航海家亨利」的,才不過十一歲,西歐的航海事家,整個還沒有開始。後來哥侖布受西班牙王朝的委任,往西航行,最初見到西半球的領土,較之鄭和初使「西洋」晚了八十七年。哥氏之發現美洲,在中國歷史上,是屬於近代史時期,那是明朝中葉明孝宗弘治四年的事了。

北美英屬十三殖民地於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脫離英國而獨立,在中國近代史上,更屬於晚近。新興的美國,對英作殊死戰時,中國正處於清朝的極盛時期。美國時代雜誌新近出版的「一七七六年特刊」,在它的世界新聞欄,描述在該年乾隆皇帝已統在低四十年。他個人的興趣是揮翰與賦時,對內已下令謄抄四庫全書,對外是征服蒙藏和新疆,擴張的疆域,達六十萬平方哩,「他統治了較任何過去皇帝更多的領土」。

哥侖布在他的四次航行中,曾經到達加勒比海諸海島,中美,和南美,卻偏偏沒有蹈足於北美。就美國現有的領土而言,可信的歷史告訴我們:最初於一四九七年抵達的,是受英國僱用的翰卡保(John Cabot),其次於一五一三年抵達的,是受西班牙僱用的龐斯德里昂(Ponce de Leon),再同次於一五二四年抵達的,是受法國僱用的范拉詹羅(Giovanni da Verazzano)。在這一時期英法與西班牙的殖民爭逐戰中,最初獲得長期性勝利的,是西班牙於一五六五年在佛羅里達開始建築聖阿加斯汀城(St. Augustine, Florida)。聖阿加斯汀是美國最古老的城市,它已有四百年以上的歷史。我對它嚮往已久,最近能前往觀摩並遊歷附近各名勝,不徒身心為之一快,並且確實增長很多見識。

約翰卡保雖是最早看到現在美國領土的西歐人士,歷史祇說他的船隻沿東海岸巡邏,往北駛到現在的加拿大。比較有聲有色的記載,是西班牙人龐斯德里昂一五一三年四月二日之登陸於現在的佛羅里達。最富諷刺性的慘局,是龐斯原來的動機,在找尋「青春的泉源」。他雖然算是找著了,但是最終竟被紅印度人(美國土著人民)用箭射死。他可以說還很幸運,因時後繼有人,那一「青春的泉源」,後來的西班牙人,居然把它建築起來,以致今日變為聖阿加斯汀吸引遊客之一景。美國從二十世紀開始即掀起重建各歷史城市的運動。聖阿加斯汀在此一潮流中,從一九五九年起獲得重建。佛羅里達為亞熱地帶,這一西班牙字,其意義為「花地」。我和我內人這次南下,還祇是陽曆的「暮春三月」,北地還是很冷,但是佛州卻巳遍地花開,橘子樹沿道纍纍,重建後的「聖城」,其街道,其房屋,原即富有拉丁民族的浪漫氣氛,再加大量美元的潤色力量,其美化的程度,實超越我的想像。西洋人對中國印象,最深的是長達一千四百哩的萬里長域。其實,中國的另一偉大特徵,是數以千計的城市,俱在周圍建有城牆,而繞牆又建有城壕。這一「城」與「隍」配合的建築物,係中國舊文化的主要依據。祇有歷史較久的歐洲國家的中世紀碉堡,差可與之比擬。但是現代武器發明之後,這兩者祇形成為供人懷念的藝術性點綴品了。美國為新興國家,這兩項點綴品,俱感缺乏。聖阿加斯汀歷史為最長,卻有折衷中國的「城」「隍」與歐洲的碉堡之聖瑪可斯堡壘。(Castillo de San Marcos)它是一擴大碉堡,但四週環繞以寬四十呎的水壕。一七○二年英軍來進攻,西班牙人對「聖城」實行焦土抗戰,將城內房屋,予以燬壞,而將一千五百以上人民,搬進那堡壘。他們抗拒,將近兩月,結果敵人終告撤退,而堡壘未失。它今日算是「美國最古的岩石堡壘」,在聖阿加斯汀城,確實能吸引不少觀眾。

繼龐斯之後,替西班牙在北美開闢殖民地成功最大的,是門嫩德茲(Don Pedro Menendez)。他之請求西班牙國王,允許他從事這項工作,實際上有一項私人的願望在內。因為在事前,他已聆悉獨子在西半球為翻船而失蹤,所以他想藉此以找尋其兒子。直到他於一五七四年逝世,始終沒有獲得他兒子的蹤影;可是他的貢獻,是開創佛羅里達為西班牙的一省,而又建築起聖阿加斯汀的該省之省會。在中國,鄭和之奉使「下西洋」,卻是在明成祖篡明惠師的位之後,替成祖遠涉重洋,找尋他的姪兒,在位僅四年的明惠帝。明成祖這一專制君主,花盡國庫的金銀,也沒有找到逃命之不遑的允炆皇帝,而僅僅留下在北平的一座的新建的紫禁城,任後人來觀賞。(轉載六四、九、一九中副)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五期;民國6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