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惺庵先生傳

作者/張維翰

先生諱鍾嶽,字惺庵,雲南劍川周氏。幼承庭訓,端重勤學,長而益奮。受業於同邑段野史先生之門。段氏為一方宿碩,教學壹主誠敬,為文章穴經穿史,不隨尚,嘗謂制舉之文,有似俳優,使古之司馬遷、揚雄、班固輩與今之士爭得失於場屋,未見其必勝。惟樸學懋行,即無科第,亦卓然有以自立。居恒危坐,令諸生環立,語以古今得失存亡之數,文章與運會變遷升降之原,旁及事物繁賾,情態詐變。其說縱橫開闔,而歸本於誠敬。劍川本滇西人文淵藪,先生得此明師之啟迪,學乃大進,年十餘,應童子試,遂冠其曹。清光緒癸卯鄉試,中式第一名舉人,時年僅二十有八耳。甲辰春闈舉行於汴梁,赴試未第。應其師四川鹽法道趙樾村先生之召,經陝入川,至瀘州任所,襄理筆札,朝夕請益,治學彌勤,樾老為先生同里父執而為之師,薰陶有年,其詩文書法,頗得真傳,且有出藍之譽,故樾老愛之如子姪,且為作伐,與宦蜀同寅江南顧公某之女結褵,後偕返滇垣。值當局選送績學之士,留學日本,先生與焉。宣統元年己酉,畢業於東京宏文大學,奉召同滇,長兩級師範學堂,造就優良師資各數百人,於是全省凡十四府城之初級師範及高初兩級中學,普遍成立。辛亥九月滇省光復公推蔡松坡將軍為都督,先生出任都督秘書長,余任秘書,旋奉派隨羅鎔軒將軍赴北京。二年春羅公彼任為雲南民政長,余隨同滇,組織省行政公署任總務科長。先生亦於同時被任滇中觀察使。使署亦設於省垣,因公務接洽,知其治學為政,多取法於湘鄉曾滌生氏,顏其居曰滌園。距余居甚近,暇時常相過從。先生長余十歲,視余若弟,氣誼相孚,為道義文章知己。迨蔡公離滇入京,任全國經界局督辦,電邀先生往助,乃辭觀察使職,攜眷北上。留京兩年,曾助蔡公擬訂全國經界計畫,及其推行步驟。每日公畢回寓,即杜門不出,謝絕酬應,蔡公與滇督唐公蓂賡,往來密電,皆出其手,所用密碼,亦藏其寓中。以是軍警搜查蔡寓,毫無所得,而帝孽雷震春輩竟不知有周某其人在京也,蔡公既喬裝離京,先生於即攜眷赴日本小住。嗣得蔡公扶病赴福岡九州大學醫院就醫之訊,即先往迎候,並欲住院照料。而蔡公即促其赴川,任督軍公署秘書長,從事協調,俾護國軍左翼黔軍總司令戴戡得由渝入蓉,就省長職。時余在滇奉召已於蔡公離蓉東下之前一日兼程趕到,以機要秘書兼代秘長三月矣。先生既至,余雖得卸兼職,而全署日行公文,仍交余核閱,先生則僅閱提呈要件及對外文電。當川局初定,黨見紛紜,羅公及川中國民黨同志熊克武、石青陽、陳澤沛、楊尚懿等與進步黨之戴戡雖不無歧見,然經先生之協調,告能以大局為重,滇黔軍在川將領情感亦頗融洽。惟因內閣總理段祺瑞對西南武力疾視甚深,強令將已整編完成之川軍五師、滇軍二師、黔軍一混成旅,縮編為五師一旅,一面電令羅督軍,切實執行,一面又嗾使川軍第二師長劉存厚起而抗命。劉師遂於六年三月初圍攻督軍公署,達七日之久。致羅督軍憤而辭職,段揆遂予照准,而授以超威將軍虛銜。四川督軍一職,則命省長戴戡兼署。以是劉存厚以對羅者轉而對戴,致戴戡與財政廳長黃大暹及黔軍旅長熊其賦皆及於難。此一慘劇全為段揆一手造成。時滇軍第七師長趙又新駐防瀘州已派旅長金漢鼎入蓉迎護羅公南下,駐宜賓休養。第六師長顧品珍亦率部移駐資中。同年七月,羅公由宜賓啟程回滇,先生與余及其他高級幕僚韓鳳樓、華封祝、李臨陽等多人隨抵昭通。時唐公蓂賡,以靖國聯軍總司令出駐畢節,任顧品珍為第一軍長,趙又新為第二軍長,庾恩暘為第三軍長,準備北伐。由行營電召先生及余,往贊密笏。先生應召先往,余則以先母寢疾回大關故宅侍奉。七年春先母棄養,余於營葬事畢,復奉唐公電催,乃兼程趕至遵義,始隨節至重慶。唐公召開靖國聯軍軍事會議先生任會議秘書長,余以秘書任紀錄,出席者有川軍之熊克武、但懋辛、石青陽等,黔軍之王文華,湖北之藍天蔚、孔庚、黎天才,河南之王天縱,山西之姚以价,皆來出席,陝西于右任、安徽柏文蔚亦各派有代表參加,滇軍顧趙兩軍長及高級將領則已率先到渝。旌旆雲集,極一時之盛。渝城報章,竟稱之為塗山之會云。此一會議對聯軍出師計畫曾有所決定,值全國名流及一般輿論,鑒於南北長此相持,非國家之福,起而為和平運動。經南北當局同意,仿辛亥成例,各派代表十人,在上海組織和平會議。南方以唐紹儀為總代表,北方以朱啟鈐為總代表,討論政治決律諸問題。唐公蓂賡以謀永久和平,必先解決法律問題,通電主張由舊國會制定憲法,選舉總統,再依新憲法辦理選舉,成立新國會,並為不以軍事行動影響和議,乃暫返滇垣,更以廢督裁軍為全國倡,其電文皆為先生手筆,頗獲各方讚揚。余則奉派赴粵出席於軍政府召開之行政咨詢會議,既畢,復奉唐公電令與唐繼虞、王友蘭、黃實、江映樞,取道臺灣,赴日本考察軍事政治,為時半年,返滇復與先生同事,閒常討論治學之方,知其學術研究,分為兩個系統,一以中國史學為中心,並研究中國歷代政書及外國社會科學;一以中國理學為中心,並研究外國哲學、心理學、論理學,旁及印度唯識學、因明學等。理學方面,少時在鄉,即受其師段野史、趙樾村兩先生之啟迪,出仕以後,曾至杭州,泛富春江謁夏伯定震武先生於富陽禮山鎮靈峰精舍,親炙累月,獲益愈多。九年冬,駐川滇軍長顧品珍,率部回滇,將抵近郊百里之嵩明縣境,唐公不欲與之兵戎相見,靡爛地方,決意高蹈離滇,囑先生至中途迎顧,曉以大義,戒其入省不得滋擾閭閻。唐公即於舊曆除夕,携眷由滇越鐵路駛海防,轉航香港。時先生方代理省長,於唐公啟行後,即回劍川故里,閉門不問時事。隨唐公離滇者有秘書長由夔舉、秘書則為余與白小松及副官長李玉昆等數人,舟抵香港時, 國父中山先生已派汪精衛、伍梯雲、鄒海濱、許汝為諸氏至碼頭相迎,謂已於廣九鐵路備有專車,請唐公至寓所稍事休息,即陪同乘車入粵,余及白小松、李玉昆等隨往,寓長堤西濛戶亞洲酒店。唐公晉謁 國父,備蒙優禮,以協力國事相期,唐公深為感動。乃以唐少川、陳炯明及部分國會議員之離間,致未能切實合作而返港休憩。余以港寓事簡,文電無多,有白君已足資佐理,因請赴日本考察地方自治及市鄉建設,唐公亦以其長公子筱蓂方留學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正需人教其補習本國文史,於是余得赴日從容考察研究。十一年春,唐公以滇人之請,歸主滇政,召公由劍川回省,與政法專家組會研議,釐定雲南省政府組織大綱,採委員制,由省議會及省農工商各法團推舉公為省長,由省長任命省務委員十二人至十六人,以八人兼任司長,先生被任為委員兼內務司長,余亦由日本奉召回滇,被任為委員兼昆明市政督辦。雲南省政府及昆明市政公所,同於十一年八月一日成立,而縣政府之組織及縣以下鄉鎮村里自治條例,亦相繼公布。由內務司督導推進,而直屬於省政府之昆明市政公所,其組織及區坊閭鄰自治條例亦經省政府公布,率先實施,期以各項新建示範,樹風聲於全省,地方庶政煥然一新,倘無事變發生,則全省地方自治效績,必有可觀。乃以軍長胡若愚、龍雲、張汝驥、李選廷等各懷異志,突於十六年二月六日集會宜良,藉口唐公親信幕僚唐繼虞、陳維庚贊畫軍事,排斥異己,將以軍事行動叛變。唐公聞知,即遣唐陳離滇,以示無私,並召集軍政機關首長咨詢意見,其間主張以軍事戡定者有講武學校校長劉國棟等多人,氣氛激昂,唐公則謂顧品珍之率部回滇,我且讓之,今我一手培植之部屬竟有異志,是我誠不足感人,決即退休,讓彼輩好自為之。今請周省長惺庵以此語告知彼輩可耳,隨即散會。翌晨舉家移居北門花園私邸,胡龍等聞先生傳語後,轉不知所措,越日始集議於省政府,推戴唐公為總裁,主持省政,並請原任省務委員繼續留任,彼等亦自任為委員,數往晉謁唐公,皆未獲接見。並使人告以現已退休,絕不接收任命名義。彼等乃推胡若愚為主席,而意志各殊,胡龍相嫉尤烈。唐公遭此突變,憂憤致疾,於五月二十三日逝世。六月十四日胡張竟派部分軍隊圍攻龍雲私宅,縱火燒其外門。法國駐滇領事黎畢西,得胡張同意,出而調停,乃至龍宅鑿牆而入,迎護龍雲至省政府會談。龍被禁閉,黎憤而退,復至龍宅將其眷迎至領事館居住。龍部駐北較場團隊,亦被襲擊,相率退往滇西。

事變之前夕,余由日本考察東京神戶兩市之復興建設回滇。次日謁唐公於北門花園,辭本兼各職,唐公反加阻止,謂昆明市為全省首善之區,且係自闢商埠,外僑雲集,治安重要,今既發生事變,正資為市民所信賴者,繼續維持。余感於唐公愛護地方之苦心,祇得勉為其難,而龍部盧漠孟友聞等師旅與唐繼麟所屬部隊皆退往大理編整,勢將反攻。胡若愚自顧力不能敵,乞援於貴州周西成。昆明各界人士深以客軍入境為慮。籲請胡率所部,移駐滇東,以免首善之區成為戰場。胡為便於與黔軍聯絡,遂挾龍雲東行、越日又縱之回,然因被圍攻時眼部受傷,杜門療養。此時昆明市內已無一兵一卒,治安之責任惟余負之,立即編組保甲,每戶出一壯丁,授以木柄鐵鏢,自行守衛。而滇地水力發電所巳被潰兵破壞,入夜則各於門前懸油燈照明,復以六區警察及講武堂學生聯合組成若干小隊,日夜巡察,為時數月秩序井然。至十七年八月,國民政府任命龍雲為雲南省政府主席,先生與余均為委員,余兼外交部特派駐滇交涉員,乃於十一月携平日所輯有關費料,赴京請王外長正廷向法公使瑪泰爾商得同意於十二月中舉行改訂中法越南專約,會議於外交官舍。國民政府派王外長為首席代表,余與徐謨為代表,胡世澤為通譯,適先生亦入京晉謁今 總統蔣公,蒙垂詢滇事甚詳。並以滇局初定,龍雲尚無行政經驗,促先生回滇善為輔導。十九年五月中法越南專約在京正式簽訂,余回滇就民政廳長兼職,嘗與先生於省務會議提及雲南省通志自清光緒間經滇督岑毓英王文韶先後續修後,即未再修,不宜延擱,嗣經正式決定由省政府聘請先生主持其事,成立通館,分聘袁嘉穀、顧視高、吳琨、張學智、陳度、由雲龍、秦光玉、錢用中、熊廷權、倪隆德、蕭瑞麟、趙式銘、王燦、王楨、方樹梅等多人為編輯,經數年之辛勤,始成書刊印。惜今臺灣各圖書館中均無存帙為憾也。二十六年冬國民政府西遷重慶,對日抗戰,今 總統蔣公於二十八年五月間電召先生至渝,浼其出任內政部長,先生以於中央政情不甚熟悉,需余襄助,於是余以立法委員奉調為內政部政務次長,於六月一日同在渝郊陳家橋某氏宗祠就職。時部中組織,僅有總務、民政、警政、地政、禮俗五司,統計處及衛生署,先生對原有司處署長,悉予挽留,僅總務司長及主任秘書有所更動,其施政步驟,為推行新縣制,完成鄉鎮組織,厲行地方自治,強化兵役制度,以鞏固抗戰基礎。遂於二十九年在渝市召開全國內政會議,各省民政廳長、地政局長、及省會警察局長,應召出席者近百人,並請有關機關代表、專家學者、本部司長及所屬機關學校首長出席,總數為一百五十人,對完成新縣制及地方庶政皆有詳切之討論及決議。尤以實施戶政,為當務之急,由部提案經行政院會議決議,增設戶政司,完成全國各市縣鄉鎮之戶口普查,及登記,並普遍實施國民身分證,復以公共工程及都市計畫等,由地政司掌理殊不合宜,呈請增設營建司,關於全國疆域及各省市行政區劃,亦應增設一方域司,均經行政院會議決議設立。營建司工作成果之較著者為繪製省市政議會、縣政府縣議會,以至區鄉鎮公所等建築之標準圖案制印成冊,分發各省府複印轉行,此後如有新建築,告以此為標準,期臻劃一。方域司工作之成果,於疆域方面,則分派測量隊赴廣東、廣西、雲南三省邊境,實地測繪成圖;以備外交國防之參考。於行政區劃方面,則對省與省間、縣與縣間及縣與市間不合理之狀態,亦經加以調查,擬訂調整方案,以為將來各地實施調整時之參酌。先生雖年高體弱對部務精勤不懈為督導戶政之實施,曾親赴蘭州召集陝甘寧青各省民政廳長加以策劃,關於新縣制及基層自治之督導,則由余及常務次長雷殷任之,凡未被日寇侵佔之地區均經普遍巡視。民國三十四年冬先生被選任考試院副院長,余亦奉國民政府特派為雲貴監察使與先生同日卸任離內政部。三十六年制憲國民大會及三十七年行憲國民大會,先生與余均被本籍選為代表出席大會,先生並被選為主席團主席之一。時先生寓居老試院之鑒止水齋,在鷄鳴寺山麓,環境幽靜,對國事常懷隱憂,三十六年丁亥詩人節曾有詩云:「愁裡逢春不當春,怱怱又值浴蘭辰。聊將角黍酬佳節,苦乏神符覆劫塵。厭勝漫誇王鎮惡,孤忠長憶屈靈均。蒼茫九牧猶多難,每讀騷經感此人。」又於鷄鳴寺豁蒙樓撰聯云:「龍戰初平喜見河山仍還我,鷄鳴不已劫來風雨正懷人。」可以見其當時心情。三十七年六月卸考試院長職膺聘為總統府資政,年已七十有三,體力益衰遂攜眷回滇,三十八年雲南省政府主席盧某受左傾青年之誘惑,意志不堅,有叛逆跡象,先生曾予以忠告,彼稱絕無異志,繼見其行動多乖,知難理喻,遂閉門不出。惟常於西山雲棲寺與山僧談禪或小憩於安寧溫泉耳。余於同年七月卸雲貴區監察行署將赴川康區任,而滇局情勢日見不穩,遂倉皇離滇飛港入廣州,冀於滇局有所補救,所陳意見曾蒙 領袖動容,不意廣州遽告淪陷,余乃返港携眷來臺,此後與先生遂無法通訊矣。傳聞先生不堪共匪之脅迫,於四十年六月間飲藥自殺,而曼谷僑訊則謂為投黑龍潭以歿。據鄉人丁中江接其家報謂先生歿後火葬,其骨灰安厝於雲棲寺後海會塔與中江之父石僧先生為鄰,嗚呼可哀也矣!先生生於清光緒二年丙子十月七日,歿於民國四十年辛卯六月某日,享年七十有六,至本年甲寅適為其九十九歲冥誕。有子二長錫祺,次錫口,女靜和,適劍川趙宗翰之巽安。其生平著作有惺庵文集十二卷、惺庵詩集十卷,經上海中華書局出版。惺庵演講集十二卷、中國倫理學二卷、人生哲學一卷、中國地理學一卷、學校管理法一卷、教育行政一卷。

中華民國六十三年十月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五期;民國6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