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話漁潭會

作者/李先庚

在作者出生地──鄧川縣沙坪街──門前一年一度,萬商雲集的大會,習慣稱之為漁潭會,在雲南西部幾十個縣境內的同胞,是無一不知,老幼皆曉的一個出色商場會所,確有一加介紹必要。

漁潭會的正式會期,是由陰曆八月十五日開始,直到二十一日為止,七個整天,但在一個毫無設備與佈置的荒山坡上──俗名漁潭坡──由無到有,由有再分別佈置,成一個三街六巷的大商場,(比起我們在臺北的商展會場要大上百倍)。從開始籌建到結束,總在一個月以上,參加商場的商民,有遠自緬甸及西藏的,難怪它名氣之大,遠近皆知了。

漁潭會上集中的商品,真也是百貨俱備,琳瑯滿目,最出色的:當然是出自玉石廠的翠玉,(玉石廠昔日屬我雲南所有,今已劃歸緬甸所屬),西藏的騾馬,大理的大理石,無不獨成街市,其他的如布疋市場、飾璜市場、服裝市場、雜貨市揚、技耍市場、皮革市場、魚肉市場、飲食市場、藥物市場,真是應有盡有,最引人入勝的,要算鄰近幾十縣的青年男女,出奇鬥勝,齊集前來購備嫁裝的大場面了。原來鄰近各縣府的青年婚嫁,都成千成萬的趁此會集前來購備婚嫁所需的一切婚用及嫁裝呢!

說也奇怪,漁潭會場的漁潭坡,幾千億年來都是荒坡,坡圍直徑也不過三個公哩,緊接坡下就是作者出生地的沙坪街,沙坪街上居民,也不過百把二百戶,千把的人口,但是每到會期,各方商賈雲集,遊民如織,每天平均不是五十萬趕場,也不會少過十萬,二十萬,我們沙坪街家家戶戶擠滿了人群,午夜初上,滿個沙坪街與漁潭會場上的萬家燈火,寫成了一幅難以描寫的畫境,再加上海面上的漁舟點點商船處處。與我今日基隆及高雄港埠,有異曲同工的盛況!(漁潭坡是洱海的上源濱海坡地,沙坪街是洱海上源的濱海村莊)。

我雲南位居高原,俗有山國之稱,我鄧川縣沙坪街,屬大理府,為古大理國所有,更屬山國之山國矣。(大理古有,上關花,下關風,蒼山雪,洱海月四景之勝,即指此)。我沙坪街即與上關緊接,(關內為上關,關外屬沙坪)距大理古城約七十華里,溯沙坪街而上,即入夷藏各族雜居的康藏境,故作者生長地帶,自古即目為神秘傳奇部位,即古妙香國所在是也,歷古相傳,漁潭會之所以構為一年一集的大會場,有一傳奇性的典故在焉!

相傳若干千萬年前有一術士路經漁潭坡發現漁潭坡為龍脈所在,即密囑當時的酋長,死後葬於漁潭坡,葬後生子理當做皇帝,殊其後代,一胎生七子,生後即能言能走,七子分別出生後,即步出庭園,適其生父由外回家,碰上這奇形怪像的小孩出來見面,怒而一一加以宰殺,生母見狀隨即拼死,死期恰為陰曆八月十五日、由於英靈不散,故每年八月十五其生母即背負七子飄浮於漁潭坡下的海面上,一週後始歸平靜,附近居民即每逢八月十五日起群集至漁潭上吊拜,愈傳愈遠,吊拜的人民,也愈來愈多,歷久不衰、漸漸的就形成了這漁潭大會,說來似屬神話,聽來也不無傳奇理由。

再說漁潭坡下有一漁潭水洞,洞內出產一種魚,這種魚煮熟後,滿鍋是油,香味無比,故名「油魚」。成為舉世特產。作者在國內走過了不少地方,國外也到了不少地段,從未碰見這種魚。更奇者,在同一水洞內的同一種魚,在趕漁潭會期內(約三個月),變成油魚,(能煮出油來)會期後,就恢復成普通的魚了。(再煮也無油可出)。

又漁潭坡旁,有一無底水洞,該水洞係在作者十歲時,一夜之間的大雷大雨,竟把原為整塊山岩,霹成兩半,當中即現出這無底水洞,是項故跡,諒今仍可如舊,當夜村民,多有看到有一所謂蛟龍、由這洞內飛升,俗稱蛟龍出土,得非漁潭坡果乃龍藏之地乎?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五期;民國64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