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一》

雲南 商機無限

前言

今年以來兩岸均提出「南進東南亞」政策,在我方希望為大陸熱降溫;在大陸則是西南五省振興經濟方案的希望所在。南進政策已使兩岸經貿戰場短兵相接終南太平洋。

中共國務院正在草擬一項「瀾滄江──湄公河開發計畫」,爭取聯合國及亞洲艱行等國際貸款,結合大西洋與中南半鳥共同開發湄公河流域,這是東南亞的黃金地帶;同時秦國也提出一項「四國五景的開發計畫」,邀請雲南加入開發中南半鳥的行列,種種跡象顯示大西南儼然已成北京當局與東南亞國家的一座橋樑。

未來兩岸當局若在東南亞出現「零和競賽」。兩岸南進政策的前景又當如何?中共如何「聯合大西南、走向東南亞」,與我瓜分東南亞甚至南亞這塊十億人市場的大餅?本報記者以兩週時間,獨自穿梭大西南向東南亞的窗──雲南邊境,期盼為讀者揭開這塊「商機無限、危機重重」的投資天地。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二》

昆交會有助中共南進政策

 昆交會就是這股期望下的產物。負責籌劃這次昆交會的雲南省副省長劉京也指出,去年七月西南五省七方在經濟協作會議上,提出在西南地區每年舉辦一次交易會的設想,此建議得到當時中共國務院副總理田紀雲的支持,九月國務院正式批准每年八月在昆明舉辦昆交會。

◎官方宣稱昆交會有助中共南進政策

昆交會結束後,昆交會組委會發出二項令人樂觀的統計數字,似乎對外宣示此次昆交會對雲南走向東南亞的確產生若干正面的影響:

其一、有關進出口和吸引外資的成果驚人,為期僅十天的昆交會進出口總成交額達十七億五千七百萬美元,而雲南一省成交額即有十三億五千九百萬美元,雲南的成績主要表現在與東南亞邊境貿易的發展。

第二,這次活動創造了讓海外了解大西雲的機會,據統計有來自四十五個國家和地區的商人,五千一百六十九人赴昆明,其中港台商人有近二千人參與。

昆明街頭在昆交會期間一幅幅「聯合大西南、走向東南亞」的巨大標誌,彷彿向來自近五十個國家和地區的商人做政策性的宣示,其中特別是對前往與會的五、六百位台商而言,更具吸引力。一位參加昆交會的李姓台商說,東南亞、南亞的市場有近十億人口,南進政策又是李登輝總統的主張,以雲南做為走向東南亞的通道,是拓展東南亞市場的一個機會。

◎我國南進星散大陸熱、菲、越、印尼分散大陸

的確,今年以來「南進政策」不僅成為我政府外交政策的優先課題,同時也成為化解一窩蜂大陸投資熱的具體措施。從八○年代初期開始,我國與東南亞國協的關係即獲進展,近來,政府以東南亞取代大陸的政治號召下,不僅我國與東協成員的雙邊貿易逐年增加,台灣在東協的投資額更已超過一百五十億美元,成為東協的主要外來投資國。

今年行政院長連戰上台後,即指示各部會,密切注意對大陸投資造成過度依賴的現象。

隨及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黃昆輝及經濟部部長江丙坤一再強調,目前推動經濟自由化及採取政經分離的大陸政策,根本無法禁止台商赴大陸投資,只得以「導多於禁」的原則處理經貿問題。

為避免落入中共「以商圍政」的政治圈套,經濟部提出一套對外投資南進政策的具體方案,經濟部官員指出,南進的第一目標是新加坡、次為菲律賓的蘇比克灣、越南胡志明市以及印尼的巴譚島,目的是化解一窩蜂的大陸熱,以減緩對大陸經貿的依賴程度。

今年八月菲律賓把蘇比克灣讓給我獨家開發;越南也於今年四月與我國簽署投資保障協定,並於今年七月間在台北成立「越南駐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經濟部並多次與印尼洽商巴譚島開發工業區的有關事宜,一位已在深圳投資製衣加工業的陳姓台商表示,他在台灣時每次參加有關大陸經貿座談會的活動,聽到陸委會副主委高孔廉及經濟部部長江丙坤等人的談話時,都不斷重複著,東南亞工資也很便宜,台商可以考慮以東南亞取代大陸的論調,因此,他認為最近政府所提出的南進政策,實則表明政府是想藉開發東南亞工業區,對大陸投資熱踩煞車的決心。

◎我方南進目標區早對中共「雪中送炭」

但在政府大力推動南進政策之前,中共也早已「看中」東南亞。昆交會只不過是大西南向世界各國做出一次正式的宣示,昆交會組委會的工作人員這樣說。事實上,我國南進政策的目標區──東南亞各國,早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後,就對中共上演一幕「患難見真情」的感人場面。

當時西方國家對中共進行經濟制裁,東南亞國家多沒有跟風,在中共最困難之際,印尼首先於九○年八月與中共建交;新加坡也於同年十月跟進,與中共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越南領導人武元甲同年也參加北京舉辦的亞洲運動會,打破七○年代以來中共與越南長期存在的僵局。

兩岸南進政策已使兩岸經貿戰場有延伸至南中國海的趨勢,更是未來東南亞經濟圈能否順利形成的重要因素之一;中共有意藉瀾滄江──湄公河開發計劃先與中南半島「掛鉤」,進而與東南亞連成一線,建立起亞洲的塊狀經濟,與歐美的區域經濟集團相抗衡。敏感的台商未來在兩岸南進政策中,將面臨怎樣的挑戰,如何掌握利機更是大家關心的重要課題。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三》

國務院下設瀾滄江湄公河開發研究小組

瀾滄江──中共南進的新希望

 政府南進政策還處於評估階段,其實,北京方面中共國家科委早已提出在國務院下設「瀾滄江──湄公河開發研究小組」,做為南進束南亞的政策指導單位。

◎瀾滄江是中共南進政策的新希望

瀾滄江──湄公河途經「金三角」和東南亞五個國家許多城市,這條國際航線具有輻射面廣、輻射區城市場容量大的特色。一位海運界吳姓港商屈指盤算著說,如果從這一條國際航道往下走,從雲南出口商品可比經華南地區的沿海港口到東南亞各國運距縮短三千多公里,時間節省六分之五,運費降低百分之六十。因此,這條「黃金水道」在雲南被譽為「東方多瑙河」,是大西南振興經濟希望所在。

「突破中路、打通南門、立足亞太、搞活週邊」是北京當局為雲南當前對外開放、發展邊貿的戰略布局;中路即指雲南南部突出的部份,主要是瀾滄江下游經過的西雙版納州。

雲南對外的通道主要有三:東路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以重振「南方絲綢之路」為重點,從這裡入緬是往南亞的必經之路;西路在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中越鐵路穿越而過,可自越南通向東南亞;中路則在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最有吸引力之處是開通瀾滄江──湄公河航運水道,這條國際航道也是東南亞經濟圈能否順利形成的重要因素之一,雲南省委書記普朝柱這樣分析著。

西雙版納自治州政府秘書長李嘉壽說,版納是一塊向內彎的手肘型區域,手肘兩側正好與緬甸、老撾相鄰且從緬甸或老撾到泰國的直線距離只有七十公里,比在昆明還近,因此,今年五月泰國提出一項「四國五景聯合開發計劃」,版納就在邀約之列。

◎十月召開部長級高峰會為「四國五景開發計劃」定調

今年五月二十八日,泰國曼谷召開一項振興四國五景經濟研討會,會中泰國青東商會前會長羅健華提出「四國五景開發計劃」構想,這項計劃提出「利用泰國資金、中國西南人力資源、溝通南北道、帶動東西兩側」的發展藍圖,由泰國、老撾、緬甸及中共四個國家劃出一部份相接壤的地帶,官方聯合發展經濟。

近年來,泰國經濟已呈現飽和之局,外資減少,泰國政府積極開闢新市場,李嘉壽說,在邊境上,早已耳聞泰國有意把發展落後的泰北與中國的發展「掛鉤」。這次泰方首次正式提出這項發展計劃,大家便初步決定以西雙版納州府所在地景洪、老撾景通、緬甸景棟及泰國清萊、清邁五個城市為中心,連成一片「四國五景」的開發區域。

這項攸關東南亞經濟圈能否形成的開發計劃,今年十月將再舉行四國部長級以上的高峰會議。會中將討論成立第一個類似政府間協調諮詢委員會的正式組織,對瀾滄江──湄公河航道航行、共同整治、及共同開發的具體措施,做成決議。

李嘉壽認為,這項會議至為重要,中共正積極爭取能在昆明舉辦,但由於整條流域的主要航道在老撾,老撾亦爭取在首都萬象開會。

◎國際關係不理順水道試航不休止

版納的官民一般都認為,四國協調會一旦成立,這條瀾滄江──湄公河流域的黃金水道,將成為名副其實的「東方多瑙河」,對形成東南亞經濟圈,提供正面積極的作用。

事實上,一九九○年開始,雲南貨船沿瀾滄江──湄公河航道,已試航老撾成功。過去兩年,一艘艘百噸級貨運船從航道起點思茅地區的思茅港出發、經西雙版納州府景洪、抵達老撾首都萬象的航道,共試航過二十餘次!這條東方多瑙河的黃金水道,已引起世人注目。

什麼原因使黃金水道始終未能正式開航呢?思茅行政公署辦公室副主任黃志偉說,「不是航道的問題,而是國家關係沒能理順,致使各國未能簽通航協議,只要一些矛盾解決了,這條東方多瑙河可望帶著大西南的經濟騰飛」。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四》

 思茅到老撾 清邁到曼谷

中共要在大西南增個出海口

 瀾滄江為思茅地區締造「一夕致富」的奇跡,湄公河更成為雲南「麻雀變鳳凰」的希望。中共中央的計劃中,一旦「國際因素」克服了,瀾滄江──湄公河航道開通,船從思茅航行至老撾,可再換大船通往泰國清邁,若從清邁再接泰國鐵路,即可到達曼谷,這樣大西南就可增加一個出海口。

◎雲南期望黃金水道創造「麻雀變鳳凰」的奇蹟

面積比台灣還大的思茅行政區,八○年代這裡還只是雲南省境內一塊企待開發的處女地,九○年當中共中央下達擴大沿海、沿邊開放的四號文件,不但有四百公里長邊境線的思茅區得以發展邊貿;國務院更將瀾滄江流域開發計劃,視為與東南亞接軌的重點開發目標,思茅區因此「一夕致富」,去年四月,思茅行署瀾滄江開發領導小組設立經濟開發區;今年三月思茅獲批升格為市,並於七月二十四日進一步將思茅港升級為國家口岸。

中共中央這樣對思茅青睞有加的主要原因無它──到目前為止,思茅地區是雲南省裡面向東南亞國家開發時,唯一集陸、水、空於一身的地區,深具發展潛力;更重要的是思茅沿著瀾滄江──湄公河這條黃金水道,通向東南亞國家。黃志偉進一步強調,做為國際航道的起點,思茅已經不能落後其他地區的發展,而必須加快腳步,向前邁進。

但航道不開航,思茅如何攀著瀾滄江的機遇向前走呢?「『上頭』(按:指北京方面)國家關係不理順,我們沒法辦正事,不過,我們仍要辦其他的事」,黃志偉對記者這樣表示。

思茅行署基建規劃表上記載著,已於九二年八月動工的思茅港,要在一九九五年八月完成國家驗收,做為瀾滄江──湄公河航道貨品通關的第一站,屆時位於版納的橄欖壩臨時檢察站將「功成身退」。

其次,思茅將加快造船工作的步伐,目前在思茅巷碼頭的一、二號兩處船舶停舶位,停有六艘船,包括四艘貨輪、二艘旅遊船;八五計劃期間預定造成三十艘船;九五計劃中,則訂西元二○○○年能造一百艘船,以供瀾滄江──湄公河航運之需。

◎積極爭取聯合國、亞銀等國際貸款

這條黃金水道不僅有運輸的功能,同時也具發展旅遊的潛力,一位國旅的業者說,改革開放後,人民生活富裕了,都想出國走走,從邊境辦理出境手續相當方便,出了國境就是東南亞國家,滿足人民出國的慾望,這條水流平緩的「東方多瑙河」,就是西南到東南亞旅遊的捷徑。

大西南第一艘往東南亞的旅遊快艇,今年五月由思茅港出發,沿瀾滄江──湄公河水道,經緬甸、老撾,經近一週航行時間後順利抵達泰國,為雲南發展東南亞旅遊航線拉開序幕;由於首次試航反應不錯,八月二十二日還沿著同路線舉行第二次試航。

為了讓這條「東方多瑙河」得以順利開發,西雙版納州府目前正努力喚起國際注意,積極爭取聯合國等國際資金投入。

版納州府秘書長李嘉壽說,今年五月二十八日四國在曼谷舉行的部長級會議中,有關河道整治的議題部份,亞銀、APEC等國際區域組織已派人參加,並且都表示有興趣參與開發,只是還未具體表明投資項目;此外,他也表示聯合國開發總署也已完成整條黃金水道枯水期及洪水期的考察報告。

◎黃金水道路遙遙障礙重重待解決

的確,中共中央不點頭,許多四國的「國與國」技術問題很難克服,同時也造成雲南對台商或大陸企業招商的投資障礙:

一、計劃未批准實施,時間遙遙無期,人員通行有障礙,譬如與老撾雖有邊互免協定,即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者,可在邊境辦理雙方認可的證件,老撾認證放行,反之亦然。

但持泰國或緬甸護照者,是否適用?而與泰國沒有接壤的邊境,過去大陸人民到泰國者,需到北京的泰國駐中共使館辦理證件,這對遇到欲緊急辦證赴泰的民眾將造成不便。而在老撾、緬甸與泰國境內對於持中共護照的人民又如何對待。

二、物資往來,也涉及到第三國出入的問題,譬如中共產品輸泰國,一旦經老撾、緬甸辦手續會增加費用,將會影響商品流通成本。

三、目前老撾、緬甸的建設資金比中共還短缺,如何協助開發?

四、一旦人員、商品流通增加,金三角的毒品問題,如何處理?若要發展其他行業取代鴉片,大量投資資金從裡來呢?

五、台商與大陸企業如何對待?中共內部政策比較明顯,從中共給台商的優惠政策即可明白台商在大陸投資往往有別於大陸企業,但其他國家政府在政策會如何處理?台商及第三國的證件是不允許在邊境進出其他國家,雖然中共建議在國家口岸允許持有第三國護照者,可進出境,但其他國家仍有意見,此涉及國家管理及國際規範的問題,有待各國進一步商量,才能解決。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五》

公安廳發的通行證才是有效證件

台胞證在邊境並不吃香

 兩岸南進東南亞政策都不約而同「看上」越南,只是台灣對湄公河口岸的胡志明市青睞有加;中共則因發展邊境貿易與越南首都河內往來密切。

兩年來,中共與越南的軍事緊張趨緩,中共「三沿」政策(按:沿海、沿邊、沿江開發)是雲南與越南發展邊境貿易的「護身符」,不過由於中共與越南有關第三地居民出入及貨物流通的問題,還未具體定位,這對於想以雲南走捷徑到東南亞的港、台商人來說,是事實存在的障礙。

◎交通不便是發展邊境貿易的障礙

從雲南到越南的捷徑是位於西路紅河州的河口縣,這裡因地處抗戰時中越鐵路中方終點站而聞名,滇越鐵路由此到越南首都河內只有二百九十六公里,比到昆明還近。邊境貿易的發展使河口的地位逐漸提升,現在河口不僅是雲南九個國家口岸之一,同時也與昆明、畹町、瑞麗同為沿邊開放城市,與沿海開放城市享有同等的優惠政策。

但雲南省內交通不便是眼前河口及其他邊境城市發展邊貿的一大障礙。從昆明南下河口,坐人車全程有四百六十五公里,相當於台北到高雄距離,但耗時卻接近二十個鐘頭;搭汽車,公路有五百一十公里,車程也在十五個小時左右。

在昆明火車北站登上火車,找到硬臥車廂時,映入眼簾的是打著赤膊、穿著拖鞋、嘴上叼著紅塔山香菸的旅客。他們偶爾用河口土話、或昆明話交談著,大部份時間溝通的語言是越語,只有在遇到「無法溝通」的人時,才會用生硬的普通話一位雲南航天工業公司孫姓幹部說,這兩年,各省市在河口設立商號共有一百八十二家,班班客滿的硬臥車廂裡,有能力坐在這裡頭的大都是各商號的職工及發邊境財的「大款」。

◎台胞證在邊境上不是有效證件

火車南行至開遠,一位公安上車進行臨檢,這是在雲南每到一個邊境地區都必須經歷的程序。一般來說,住在邊境的邊民須出示當地的邊民通行證、而其他省市的大陸人民則必須在昆明辦好一張邊防通行證,至於邊境國家的人民,今年八月一日開始,由雲南省公安廳出的「邊境地區出入境通行證」才是有有效證件。

那位孫姓幹部忘了帶邊民通行證,被這位公安罰了五十元人民幣並當場補發證明。當記者出示台胞證時,這位公安接過手看了好一會後,說:「這是什麼?」這位孫先生接過手仔細翻了一下,對公安說:「台灣來的,她是記者,不要為難她!」

為確保到河口的採訪順利,在記者要求下,公安為記者補開一張邊防證,收了二十元人民幣,並表示,十元是手續費,回昆明後交回邊防證可退十元押金。公安走後,一旁「看戲」的河口商人說,在這裡台胞證不算是「有效證件」,不過,在中國,不管做什麼,台灣來的總是可以給點優惠。

的確,「台灣來的」在昆明是少數,在邊境更是異數。為了吸引台商,河口縣政府趕緊訂出比照外商待遇的優惠措施,但這兩年到河口投資的台商並不多,河口縣縣長李光明說,河口有豐富的木材資源,且雖地處內陸,但河口近河內,越南北部的第一大港海防儼然成為河口的出海口,這兩年中越關係解凍,到河口考察的港台商人為數不算太少,且都表示投資意願,但由於基礎設施條件不佳,到去年為止,只有一家台商投資木材組裝廠,利用當地的木材進行加工後,再轉運到香港,與國際市場接軌。

◎台商難從邊境進出東南亞

三○年代,法、美、英等國的美孚,殼牌、亞細亞等國際集團公司都在河口設立分公司,當時即利用滇越鐵路與東南亞及印度的米軌鐵路開展國際聯運貨物也利用海防港換裝海輪溯湄公河往泰國、老撾等東南亞國家,河口由一個小村發展成為聞名遐邇的「小香港」,但四十年來,由於中共與越南軍事對峙,做為戰事基地的前沿,河口發展受到很大限制。

河口既有的優勢,是雲南提出「打開南門、走向亞太」的對外經濟戰略方針時,成為對外開放前沿的原因,但港、台商無法憑回鄉證或台胞證從河口進出,是河口甚至雲南省邊境上,吸引港、台資的致命傷。李光明說,第三地居民若不能由此進出,吸資方面確實有點困難,今年縣裡決定開放第三地居民持有效的身份證明,在當地辦理到越南的邊境出入境,這個規定港、台胞都適用。

不過,李光明的這個構想,並沒有得到當地公安單位的認可。當記者到河口邊防檢查站辦理到越南的通行證時,辦證的公安接過台胞證、看了一會表示,過去沒有先例,他們必須請示上級。

河口邊防檢查站長楊清華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中越談判對於第三國居民進出問題還未定案,況且台胞不具備第三國居民身份,基於安全考慮,他絕不能讓筆者出境。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六》

德宏嚐完甜頭遇惡果

邊貿熱造成經濟轉型難

 「八○年代特區熱;九○年代沿邊熱」是大陸改革開放發展趨勢的寫照。雲南的這股邊貿熱不僅是中共南進政策的主流,邊貿經濟的轉型同時也是大陸在東南亞市場立足的關鍵因素之一。

鄰近緬甸的德宏州的瑞麗市、畹町市是歷史上有名的南方絲綢之路重要通道之一,據記載,早在西元前二世紀,從四川經雲南、緬甸到印度的貿易交通網早已形成,特別是抗戰時滇緬公路的開通,更加拉進西南與南東亞的經貿關係。

◎邊貿熱成為經濟轉型的一大障礙

一九八五年中共中央把德宏州全州訂為邊境貿易區開始,該地的邊貿發展即呈直線成長,從三千萬人民幣的交易額迅速成長至一九九二年十七億元人民幣,據統計,去年德宏州進出口總值佔雲南省進出口總值的百分之八十。德宏的成績成為大陸邊貿發展的樣板。

但是,正當德宏州在為這份甜果喝采時,卻發現一項更殘酷的事,邊貿熱反而成為眼前德宏經濟轉型的一大障礙。

一位李姓台商說,德宏州是大陸通向東南亞、非洲、歐洲的一條捷徑,從這裡經緬甸仰光輻射至各國的貨物,要比經廣州海運路程縮短數千里,這是港台商人絡繹於途到此考察的原因,不過,多數商人只想來這裡做點買賣,要投資恐怕意願不高。

的確,正當德宏州許多官員都沉醉在發邊貿財的驕傲中,德宏州州長刀安鉅說,企業才是德宏的希望,工業上不去,人民永遠都不會富起來的,吸引外資才是德宏現在最重要的工作。

◎州府設翻脾公司、軍方進行倒買倒賣

為了使邊貿成為經濟轉型的有利後盾,德宏州不惜在州府建立「翻牌公司」掌握進出口大權,以穩定邊貿的發展。刀安鉅認為,州府沒有進出口權,等於是幫別人做生意。

另方面、他認為抓緊基礎建設以招商引資,有助加快經濟轉型。因此,目前德宏州把重點放在邊貿發達的瑞麗市與畹町市,在這裡有「內陸深圳」之譽的姐告經濟區,是吸引外資的重點。

從昆明搭波音七三七的小型客機,經一小時即可抵德宏州府潞西縣的芒市機場,再改搭汽車沿三二○國道或滇緬公路南行約九十公里即可抵達畹町市。

面積僅九十六平方公里的畹町市,是全大陸最小的邊境貿易城市,也是通向東南亞的重要通道。一九三八年滇緬公路通車後,美軍援助中國的六千噸軍用物資是從蘇聯海港運抵緬甸仰光,經仰光──曼德勒──臘戍鐵路,再接滇緬公路將物資運入畹町,這條通道使仰光儼然成為雲南的另一個出海口。

◎在瑞麗每三人中有人可能來自緬甸

從畹町繼續南行約半小時,可以到達瑞麗市,據統計,一九九一年這裡的邊貿總額佔雲南全省邊貿的百分之七十,佔全大陸邊貿的百分之三十四,成為大陸最大的邊貿口岸之一。

目前平均每天從瑞麗出入境的人數有八、九千人次之多,據估計,除了從緬甸進出的邊民外,每天在瑞麗逗留的緬甸商人不少於四、五千人,對於僅有一萬二千多人的瑞麗來說,意味著每三個人中間,就有一人可能來自緬甸;另外雲南省的另一份資料也指出,瑞麗市每年國際、國內長途電話通話次數,僅次於省會昆明,這些數字都顯示瑞麗市邊貿的發展成績令人稱羨。

不過,現在最引人關切的是有「內陸深圳」之譽的姐告經濟區的發展情況,這裡是雲南省最早批准設立的第一個邊境貿易經濟試驗區,同時也是邊境地區經濟轉型的實驗區。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七》

「圖們江模式」

西雙版納邊貿走向國際化

滇越鐵路上的河口縣是雲南邊境貿易的新秀;滇緬公路上的瑞麗、畹町是邊貿經濟轉型的樣板;最後到了西雙版納州,這裡的邊貿採取「圖們江模式」,即建立邊貿國際化的發展新模式。

◎州府給優惠 交通不便台商難領情

昆明飛往西雙版納機場的七三七小型客機,幾乎班班客滿,一票難求。機上除了慕名前往旅遊的旅客外,都是在邊境經商的生意人。據統計,現在各省市在西雙版納設立商號約有三百多家,主要是想借道拓展東南亞的市場。

去年「孔雀公主」楊麗萍訪問台灣,舞出西雙版納在台灣的一片天空,現在到版納的台灣人不僅只是滿足旅遊的好奇,同時為尋求商機的也不少,一位廖姓台商告訴記者,只要取得部份物資的進出口權,在這裡倒買倒賣,的確是商機無限;且這兩年,邊境上的官員為了招商引資,都很慷慨地給台商一些優惠,不過,要在這裡搞投資,卻是危機重重,不得不精打細算才好。

舉一個例子,去年有一位台商,在州府景洪簽下一家罐頭廠的合資契約,據指出,州府為了讓這項合作案能順利「搞定」,還出面說情,要版納的人民銀行給台商貸款,但不久後,這位台商還是毀約了,一位人民銀行的官員透露,交通不便是台商反悔的關鍵因素。廖先生說,像交通這種無形成本常常會被忽略,而正由於無法估計,所以多數台商到邊境上,都只想著拿點優惠做買賣,對投資大都望之卻步。

交通不便雖然是眼前雲南邊境貿易招商引資的一大障礙,不過雲南邊境擁有鄰近東南亞國家的地緣優勢,是中共對外開放的南進窗口,一句「突破中路、打通南門、立足亞太、搞活邊貿」十六字方針,正標誌著雲南省邊境貿易的總體布局。

◎西雙版納邊貿力圖上國際舞台找天空

其中,「突破中路、打通南門」,指的是雲南南部突出部份,主要是瀾滄江下游的西雙版納州,而最具吸引力的,就是從瀾滄江直下湄公河國際航道的開通。由北而南縱貫雲南的瀾滄江到了西雙版納出境,進入緬甸、老撾後稱湄公河,再流經泰國、柬埔寨、越南注入南海,一江穿六國,可與歐洲的萊因河、多瑙河相比美。

有了這一地理優勢,使版納的邊貿不必沿著瑞麗、畹町的邊貿樣板前進,反而是一種「市場區格」的概念,做為版納描繪經濟發展藍圖的總體架構。版納州府秘書長李嘉壽說,德宏州的邊貿已具規模,是重振南方絲綢之路的主力,版納若走德宏發展邊貿的老路,不會有自己的特色。

而邊貿國際化正是西雙版納振興經濟的「希望工程」。西雙版納的經濟發展介於東南隅紅河州的河口、麻栗坡等自給型邊貿,及德宏州的瑞麗、畹町企待轉型的邊貿類型之間,今年中共中央把大西南的瀾滄江與東北的圖們江同列開發重點,為版納的邊貿找到國際化的新希望。

據透露,北京當局把邊境貿易視為發展亞洲經濟圈的重要成因,東北的圖們江有聯合國出面參與開發計劃,中共在東北亞經濟圈佔有一席地.位已是指日可待;而大西南的瀾滄江也循圖們江發展模式,向聯合國、亞洲銀行等國察組織爭取國際貸款,這是建立東南亞經濟圈的希望工程。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八》

台商身上點點滴滴的小故事太多

旅遊形象還待大刀闊斧改善

 下午三點,思茅機場的旅客在經過兩個小時漫長等待後,得到的只是機場人員淡淡的一句,「天候不佳,飛機不飛了,下午五點到民航公司問明天幾點飛」。機場內一百多位旅客一陣嘩然後,開始想著今晚的住宿問題及往後行程的解決。

這是記者八月中旬在思茅欲搭機回昆明所目賭的一幕。沒有任何人出面解釋為何已經放晴的天空,飛機不飛了,所有的旅客都在為已經排好的行程焦慮著,只有自認倒楣。到大陸旅遊、在大陸經商的台胞常會面臨這類的頭痛問題,而這對有意發展旅遊的雲南當局來說,交通問題是眼前迫切需要解決的重要課題之一。

邊境線長達四千多公里的雲南,近年來,面向東南亞的對外開放政策下,雲南不僅致力拓展邊境貿易,同時還將邊貿與旅遊相結合,在鄰近緬甸的瑞麗、西雙版納的打洛、靠近越南的河口等邊境城市開闢一些「一日遊」或「二日遊」等旅遊路線,力圖開展跨省、跨國旅遊服務。據統計,去年光是從瑞麗市到緬甸南坎、木姐「一日遊」的就有九萬人次。

邊境地區利用地緣優勢發展跨國旅遊成為一種趨勢,西雙版納州人民政府秘書長李嘉壽說,像東南亞金三角地區的神秘故事、美斯樂及國民黨在金三角的傳奇色彩,就給版納發展跨國旅遊的機會,因此,早在一九九一年即已出現結合版納、緬甸、老撾及泰國旅遊業形成「四國旅遊圈」的構想。

而雲南省人民政府更不惜成立「翻牌公司」以加快旅遊業發展的腳步。據指出,今年初,雲南省旅遊局成立了一家「雲南省旅遊開發有限總公司」,這是一家由省旅遊局長掛名的集團公司,都一手包辦,顯示雲南省發展旅遊業的雄心壯志。

雲南省政府設計的西元二○○○年旅遊業發展藍圖上記載著兩階段發展論:從一九九一年至一九九五年,全省每年平均接待國際旅遊者三十二萬人次,年成長率為百分之十二點五,平均每年可以創匯一億二千萬美元;預計西元一九九六年至二○○○年,全省每年平均接待國際旅遊者四十二萬人次,平均年成長率百分之六,平均每年可創匯二億五千萬美元。

為了發展旅遊業,去年雲南省首次評定四十一家旅遊飯店,並同時核准錦華大酒店、假日櫻花飯店、翠湖大酒店及昆明飯店四家四星級飯店開業,以保障國際旅客到雲南旅遊的住宿品質。

可是市場經濟的興起,業者追逐金錢掩蓋了省的發展藍圖。

今年八月,雲南省內的旅遊飯店統一以「番兩翻」的成長率調高房價,所有飯店在旅遊淡季做出這一反常的舉動,原因在於為期十天的「首屆昆明商品出口交易會」在昆明揭幕,來自港、台等近五十個地區和國家的五千多位「佳賓」,是住房的保證,一種「此時不漲待何時」的心態,所有參加昆交會的「外賓」都當了「冤大頭」。

一位台商說,漲價也就算了,但這裡旅行社之間的「條子」(按:借據)滿天飛更是麻煩,到這裡花錢受氣才叫人嘔!原來這位先生和他的幾個朋友,利用到昆明參加昆交會之便,慕名前往西雙版納做一次短程旅遊,他委託昆明一家旅行社安排所有行程,並當場付清所有費用,但到了版納才發現昆明所收的旅費是當地實際支出的一倍,而接待單位與昆明的前債未了,新債未清,在接待上多所埋怨,這位台商只有自認倒楣。

在昆明遇到來自台灣的同胞,大家都有不同的遭遇,一位台灣領隊在返台的前一晚,才發現大陸旅行社要加收團費,原因是有一位旅客未隨團到大陸旅行,一般慣例台灣旅行社必須付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毀約費,但大陸旅行社卻臨走時告知要收全部費用,最嚴重的是他們從昆明飛香港的機票在大陸領隊手上。

雲南省的政府機關和台胞都不想這些問題發生,但這類麻煩的問題卻一而再,再而三發生了,參加昆交會的五、六百位台商身上,也許都有不同的小故事在上演。

對於力圖在國際市場上樹立獨特而有信譽的雲南旅遊形象來說,台商身上點點滴滴的小故事,都有待雲南當局大刀闊斧的改善。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九》

專訪雲南省委書記 搭起北京與東南亞的橋

普朝柱:盼各國把領土糾紛擺一邊

近年來歐美區域經濟的形成,及日本推動東北亞經濟圈的雄心壯志,激發著中共在國際經濟集團的重新布局。為了重上國際舞台,中共選擇從周邊國家做起,八○年代中期以來,積極發展邊境貿易,加強與邊境國家的經貿關係。

做為中國大陸連接東南亞前線位置的雲南省,如何搭起北京當局與東南亞的這座橋,雲南省委書記普朝柱首次接受台灣記者專訪時表示,過去由於國界紛爭,把中南半島的聯合開發計劃給絆住,為了讓這裡的人民能一起富起來,他主張各國把領土耕紛擺一邊,實事求是共同致力經濟發展。

以下是專訪的重點:

記者問:兩岸都提出前進東南亞的「南進政策」,你認為未來兩岸在東南亞市場上處州於競爭,還是互補互利?

普朝柱答:我認為未來兩岸在東南亞市場各有市場佔有率,由於各有長處,不致互相排斥,因此不太可能形成競爭局面,如能互補互利,對彼此會更好。

與例來說,目前東南亞市場的特性是:台灣與泰國以中高檔的服裝佔上風;家用電器是日本的天下;但一般生活日用品、農用機械及輕型汽車因為我們出口方便,價格適合大多數老百姓的購買水平,因此,雲南在當地有一定的市場佔有率。

在東南亞及南亞這一塊擁有十五億人口的市場,我們不會拿家電用品去和日本競爭,我們要發揮自己的優勢開拓市場,譬如雲南的水泥,價格便宜,就地生產即佔優勢,我們就運用這種優勢加以發揮。

問:雲南地處內陸,對台商有何吸引力?未來將如何加強與台灣的經貿往來?

答:事實上,我們產品銷到台灣,已有二、三年了;昆明一家康嶺有限公司就是由台商與官渡區合資辦的家具工廠,該工廠在邊境搞貿易,利用自緬甸進口的木材加工後,運到深圳、香港再轉運台灣銷售,據說效益很好。台商除可做木材生意外,還可以做海產品的生意。由於緬甸人只吃淡水魚產,不吃鹹水的海產,所以緬甸的海產很便宜,雲南雖沒有口岸,但可從緬甸進口海產品,若在邊境搞大型冷庫經營,利用邊貿優惠政策,這些海產進來後不須交關稅,經冷凍處理後,也能銷往沿海,保證賺錢。

問:此次「首屆昆明出口商品交易會」,提出「聯合大西南、走向東南亞」,正式宣示「南進政策」決心,未來雲南將如何扮演北京與東南亞的橋樑?

答:長期以來,西南五省區地處內陸,經濟落後於沿海,因此,去年西南經濟協作會議中,提出在西南舉辦昆交會以拓展對外的經貿關係,很快得到國務院的支持。雲南由於地緣關係,自然成為西南通往東南亞國家的通道。

除了邊境的地緣關係外,另外有一個特色是,雲南境內的瀾滄江,在德宏州一支名為瑞麗江的支流入緬甸叫做伊洛瓦底江,自緬入海;而瀾滄江主流從西雙版納州出境,進入緬甸、老撾稱為湄公河,再流經泰國、柬埔寨(按:高棉)、越南注入南海,一江穿六國,可與歐洲的多瑙河比美,國際上對湄公河在中國、緬甸、老撾、及泰國等四國交接地帶所形成的流域稱為「金四國地區」。金四國地區有意截長補短,共同開發,雲南更把開發湄公河視為走向東南亞的重點。

問:各國聯合開發金四國地區的進展如何?

答:老撾和泰國的國界紛爭一直未能解決各國關於開發湄公河的具體活動並不多。為早日發展金四國地區經濟,中國負起協調工作,主張把一些問題不大的領土糾紛擱在一邊,以經濟發展為先,並提出加入越南共同關發這個流域。

問:交通不便對金四國地區的發展會產生什麼負面影響?

答:我們正著手抓交通建設,近期工程是修通兩條公路;遠期目標是修通一條鐵路、開通一條航道。

公路方面··一修是長達一百九十公里從西雙版納──經緬甸景棟──泰國清萊的公路;另一條公路貫穿金四國地區,即從版納東南的猛臘口岸──老撾的會晒只一百公里,直抵湄公河邊上,對岸即是泰國,這兩條公路近期內會開工。

鐵路方面,從昆明出去一百一十公里到雲縣,今年年底可通貨車,若找到投資資金,三、四年後,這條鐵路可延伸至思茅、西雙版納、甚至泰國清邁與泰國鐵路接軌。泰國政府告訴我,他們想把清邁的鐵路延伸至清萊。

至於湄公河航線,前年雲南貨船試航老撾已答問成功。目前瀾滄江在中國境內的航道已開發,但下游湄公河到緬甸、它撾、泰國的領土須開發較大噸位的航道,此須各國共同協議,聯合國開發總署及湄公河開發中心都有投資的意願,現在還在進行談判,這部份航道的開放恐怕還有一段時間。

此外,航空方面:從昆明到景洪(西雙版納)航線已通,目前民航局正向國務院爭取開放景洪至清邁及曼谷等國際航線,一旦開通即可連接金四國地區航線。

問:這些大項合作計劃是否有意爭取國際貸款?

答:整個金四國地區所須資金,如果只靠雲南省的資金投入,由於目前資金緊張,恐怕會拖的很久。對我們來說,如果把一般性貸款用於交通建設,一般利率都在百分之七或八,三年到期了,我們是還不起的。


【本文收錄於《雲南文獻》第23期;民國82年12月25日出版】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