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二》

昆交會有助中共南進政策

 昆交會就是這股期望下的產物。負責籌劃這次昆交會的雲南省副省長劉京也指出,去年七月西南五省七方在經濟協作會議上,提出在西南地區每年舉辦一次交易會的設想,此建議得到當時中共國務院副總理田紀雲的支持,九月國務院正式批准每年八月在昆明舉辦昆交會。

◎官方宣稱昆交會有助中共南進政策

昆交會結束後,昆交會組委會發出二項令人樂觀的統計數字,似乎對外宣示此次昆交會對雲南走向東南亞的確產生若干正面的影響:

其一、有關進出口和吸引外資的成果驚人,為期僅十天的昆交會進出口總成交額達十七億五千七百萬美元,而雲南一省成交額即有十三億五千九百萬美元,雲南的成績主要表現在與東南亞邊境貿易的發展。

第二,這次活動創造了讓海外了解大西雲的機會,據統計有來自四十五個國家和地區的商人,五千一百六十九人赴昆明,其中港台商人有近二千人參與。

昆明街頭在昆交會期間一幅幅「聯合大西南、走向東南亞」的巨大標誌,彷彿向來自近五十個國家和地區的商人做政策性的宣示,其中特別是對前往與會的五、六百位台商而言,更具吸引力。一位參加昆交會的李姓台商說,東南亞、南亞的市場有近十億人口,南進政策又是李登輝總統的主張,以雲南做為走向東南亞的通道,是拓展東南亞市場的一個機會。

◎我國南進星散大陸熱、菲、越、印尼分散大陸

的確,今年以來「南進政策」不僅成為我政府外交政策的優先課題,同時也成為化解一窩蜂大陸投資熱的具體措施。從八○年代初期開始,我國與東南亞國協的關係即獲進展,近來,政府以東南亞取代大陸的政治號召下,不僅我國與東協成員的雙邊貿易逐年增加,台灣在東協的投資額更已超過一百五十億美元,成為東協的主要外來投資國。

今年行政院長連戰上台後,即指示各部會,密切注意對大陸投資造成過度依賴的現象。

隨及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黃昆輝及經濟部部長江丙坤一再強調,目前推動經濟自由化及採取政經分離的大陸政策,根本無法禁止台商赴大陸投資,只得以「導多於禁」的原則處理經貿問題。

為避免落入中共「以商圍政」的政治圈套,經濟部提出一套對外投資南進政策的具體方案,經濟部官員指出,南進的第一目標是新加坡、次為菲律賓的蘇比克灣、越南胡志明市以及印尼的巴譚島,目的是化解一窩蜂的大陸熱,以減緩對大陸經貿的依賴程度。

今年八月菲律賓把蘇比克灣讓給我獨家開發;越南也於今年四月與我國簽署投資保障協定,並於今年七月間在台北成立「越南駐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經濟部並多次與印尼洽商巴譚島開發工業區的有關事宜,一位已在深圳投資製衣加工業的陳姓台商表示,他在台灣時每次參加有關大陸經貿座談會的活動,聽到陸委會副主委高孔廉及經濟部部長江丙坤等人的談話時,都不斷重複著,東南亞工資也很便宜,台商可以考慮以東南亞取代大陸的論調,因此,他認為最近政府所提出的南進政策,實則表明政府是想藉開發東南亞工業區,對大陸投資熱踩煞車的決心。

◎我方南進目標區早對中共「雪中送炭」

但在政府大力推動南進政策之前,中共也早已「看中」東南亞。昆交會只不過是大西南向世界各國做出一次正式的宣示,昆交會組委會的工作人員這樣說。事實上,我國南進政策的目標區──東南亞各國,早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後,就對中共上演一幕「患難見真情」的感人場面。

當時西方國家對中共進行經濟制裁,東南亞國家多沒有跟風,在中共最困難之際,印尼首先於九○年八月與中共建交;新加坡也於同年十月跟進,與中共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越南領導人武元甲同年也參加北京舉辦的亞洲運動會,打破七○年代以來中共與越南長期存在的僵局。

兩岸南進政策已使兩岸經貿戰場有延伸至南中國海的趨勢,更是未來東南亞經濟圈能否順利形成的重要因素之一;中共有意藉瀾滄江──湄公河開發計劃先與中南半島「掛鉤」,進而與東南亞連成一線,建立起亞洲的塊狀經濟,與歐美的區域經濟集團相抗衡。敏感的台商未來在兩岸南進政策中,將面臨怎樣的挑戰,如何掌握利機更是大家關心的重要課題。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