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五》

公安廳發的通行證才是有效證件

台胞證在邊境並不吃香

 兩岸南進東南亞政策都不約而同「看上」越南,只是台灣對湄公河口岸的胡志明市青睞有加;中共則因發展邊境貿易與越南首都河內往來密切。

兩年來,中共與越南的軍事緊張趨緩,中共「三沿」政策(按:沿海、沿邊、沿江開發)是雲南與越南發展邊境貿易的「護身符」,不過由於中共與越南有關第三地居民出入及貨物流通的問題,還未具體定位,這對於想以雲南走捷徑到東南亞的港、台商人來說,是事實存在的障礙。

◎交通不便是發展邊境貿易的障礙

從雲南到越南的捷徑是位於西路紅河州的河口縣,這裡因地處抗戰時中越鐵路中方終點站而聞名,滇越鐵路由此到越南首都河內只有二百九十六公里,比到昆明還近。邊境貿易的發展使河口的地位逐漸提升,現在河口不僅是雲南九個國家口岸之一,同時也與昆明、畹町、瑞麗同為沿邊開放城市,與沿海開放城市享有同等的優惠政策。

但雲南省內交通不便是眼前河口及其他邊境城市發展邊貿的一大障礙。從昆明南下河口,坐人車全程有四百六十五公里,相當於台北到高雄距離,但耗時卻接近二十個鐘頭;搭汽車,公路有五百一十公里,車程也在十五個小時左右。

在昆明火車北站登上火車,找到硬臥車廂時,映入眼簾的是打著赤膊、穿著拖鞋、嘴上叼著紅塔山香菸的旅客。他們偶爾用河口土話、或昆明話交談著,大部份時間溝通的語言是越語,只有在遇到「無法溝通」的人時,才會用生硬的普通話一位雲南航天工業公司孫姓幹部說,這兩年,各省市在河口設立商號共有一百八十二家,班班客滿的硬臥車廂裡,有能力坐在這裡頭的大都是各商號的職工及發邊境財的「大款」。

◎台胞證在邊境上不是有效證件

火車南行至開遠,一位公安上車進行臨檢,這是在雲南每到一個邊境地區都必須經歷的程序。一般來說,住在邊境的邊民須出示當地的邊民通行證、而其他省市的大陸人民則必須在昆明辦好一張邊防通行證,至於邊境國家的人民,今年八月一日開始,由雲南省公安廳出的「邊境地區出入境通行證」才是有有效證件。

那位孫姓幹部忘了帶邊民通行證,被這位公安罰了五十元人民幣並當場補發證明。當記者出示台胞證時,這位公安接過手看了好一會後,說:「這是什麼?」這位孫先生接過手仔細翻了一下,對公安說:「台灣來的,她是記者,不要為難她!」

為確保到河口的採訪順利,在記者要求下,公安為記者補開一張邊防證,收了二十元人民幣,並表示,十元是手續費,回昆明後交回邊防證可退十元押金。公安走後,一旁「看戲」的河口商人說,在這裡台胞證不算是「有效證件」,不過,在中國,不管做什麼,台灣來的總是可以給點優惠。

的確,「台灣來的」在昆明是少數,在邊境更是異數。為了吸引台商,河口縣政府趕緊訂出比照外商待遇的優惠措施,但這兩年到河口投資的台商並不多,河口縣縣長李光明說,河口有豐富的木材資源,且雖地處內陸,但河口近河內,越南北部的第一大港海防儼然成為河口的出海口,這兩年中越關係解凍,到河口考察的港台商人為數不算太少,且都表示投資意願,但由於基礎設施條件不佳,到去年為止,只有一家台商投資木材組裝廠,利用當地的木材進行加工後,再轉運到香港,與國際市場接軌。

◎台商難從邊境進出東南亞

三○年代,法、美、英等國的美孚,殼牌、亞細亞等國際集團公司都在河口設立分公司,當時即利用滇越鐵路與東南亞及印度的米軌鐵路開展國際聯運貨物也利用海防港換裝海輪溯湄公河往泰國、老撾等東南亞國家,河口由一個小村發展成為聞名遐邇的「小香港」,但四十年來,由於中共與越南軍事對峙,做為戰事基地的前沿,河口發展受到很大限制。

河口既有的優勢,是雲南提出「打開南門、走向亞太」的對外經濟戰略方針時,成為對外開放前沿的原因,但港、台商無法憑回鄉證或台胞證從河口進出,是河口甚至雲南省邊境上,吸引港、台資的致命傷。李光明說,第三地居民若不能由此進出,吸資方面確實有點困難,今年縣裡決定開放第三地居民持有效的身份證明,在當地辦理到越南的邊境出入境,這個規定港、台胞都適用。

不過,李光明的這個構想,並沒有得到當地公安單位的認可。當記者到河口邊防檢查站辦理到越南的通行證時,辦證的公安接過台胞證、看了一會表示,過去沒有先例,他們必須請示上級。

河口邊防檢查站長楊清華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中越談判對於第三國居民進出問題還未定案,況且台胞不具備第三國居民身份,基於安全考慮,他絕不能讓筆者出境。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