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聯合報雲南專題系列報導之八》

台商身上點點滴滴的小故事太多

旅遊形象還待大刀闊斧改善

 下午三點,思茅機場的旅客在經過兩個小時漫長等待後,得到的只是機場人員淡淡的一句,「天候不佳,飛機不飛了,下午五點到民航公司問明天幾點飛」。機場內一百多位旅客一陣嘩然後,開始想著今晚的住宿問題及往後行程的解決。

這是記者八月中旬在思茅欲搭機回昆明所目賭的一幕。沒有任何人出面解釋為何已經放晴的天空,飛機不飛了,所有的旅客都在為已經排好的行程焦慮著,只有自認倒楣。到大陸旅遊、在大陸經商的台胞常會面臨這類的頭痛問題,而這對有意發展旅遊的雲南當局來說,交通問題是眼前迫切需要解決的重要課題之一。

邊境線長達四千多公里的雲南,近年來,面向東南亞的對外開放政策下,雲南不僅致力拓展邊境貿易,同時還將邊貿與旅遊相結合,在鄰近緬甸的瑞麗、西雙版納的打洛、靠近越南的河口等邊境城市開闢一些「一日遊」或「二日遊」等旅遊路線,力圖開展跨省、跨國旅遊服務。據統計,去年光是從瑞麗市到緬甸南坎、木姐「一日遊」的就有九萬人次。

邊境地區利用地緣優勢發展跨國旅遊成為一種趨勢,西雙版納州人民政府秘書長李嘉壽說,像東南亞金三角地區的神秘故事、美斯樂及國民黨在金三角的傳奇色彩,就給版納發展跨國旅遊的機會,因此,早在一九九一年即已出現結合版納、緬甸、老撾及泰國旅遊業形成「四國旅遊圈」的構想。

而雲南省人民政府更不惜成立「翻牌公司」以加快旅遊業發展的腳步。據指出,今年初,雲南省旅遊局成立了一家「雲南省旅遊開發有限總公司」,這是一家由省旅遊局長掛名的集團公司,都一手包辦,顯示雲南省發展旅遊業的雄心壯志。

雲南省政府設計的西元二○○○年旅遊業發展藍圖上記載著兩階段發展論:從一九九一年至一九九五年,全省每年平均接待國際旅遊者三十二萬人次,年成長率為百分之十二點五,平均每年可以創匯一億二千萬美元;預計西元一九九六年至二○○○年,全省每年平均接待國際旅遊者四十二萬人次,平均年成長率百分之六,平均每年可創匯二億五千萬美元。

為了發展旅遊業,去年雲南省首次評定四十一家旅遊飯店,並同時核准錦華大酒店、假日櫻花飯店、翠湖大酒店及昆明飯店四家四星級飯店開業,以保障國際旅客到雲南旅遊的住宿品質。

可是市場經濟的興起,業者追逐金錢掩蓋了省的發展藍圖。

今年八月,雲南省內的旅遊飯店統一以「番兩翻」的成長率調高房價,所有飯店在旅遊淡季做出這一反常的舉動,原因在於為期十天的「首屆昆明商品出口交易會」在昆明揭幕,來自港、台等近五十個地區和國家的五千多位「佳賓」,是住房的保證,一種「此時不漲待何時」的心態,所有參加昆交會的「外賓」都當了「冤大頭」。

一位台商說,漲價也就算了,但這裡旅行社之間的「條子」(按:借據)滿天飛更是麻煩,到這裡花錢受氣才叫人嘔!原來這位先生和他的幾個朋友,利用到昆明參加昆交會之便,慕名前往西雙版納做一次短程旅遊,他委託昆明一家旅行社安排所有行程,並當場付清所有費用,但到了版納才發現昆明所收的旅費是當地實際支出的一倍,而接待單位與昆明的前債未了,新債未清,在接待上多所埋怨,這位台商只有自認倒楣。

在昆明遇到來自台灣的同胞,大家都有不同的遭遇,一位台灣領隊在返台的前一晚,才發現大陸旅行社要加收團費,原因是有一位旅客未隨團到大陸旅行,一般慣例台灣旅行社必須付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毀約費,但大陸旅行社卻臨走時告知要收全部費用,最嚴重的是他們從昆明飛香港的機票在大陸領隊手上。

雲南省的政府機關和台胞都不想這些問題發生,但這類麻煩的問題卻一而再,再而三發生了,參加昆交會的五、六百位台商身上,也許都有不同的小故事在上演。

對於力圖在國際市場上樹立獨特而有信譽的雲南旅遊形象來說,台商身上點點滴滴的小故事,都有待雲南當局大刀闊斧的改善。

臺北市雲南省同鄉會 ♥ 會址:10488臺北市中山區復興北路70號8樓之1(近捷運南京復興站) ♥ 電話:+886-2-2773-5982

DESIGN & MAINTAIN © 2015~2016 WHCC